标题

[创作] 问君 过往之六

作者 bluewaveocea (角落正在成长茁壮的香菇)
看板 marvel
时间 2017-01-11 22:29:49
本文内有BL,没有三观,请斟酌是否继续阅读,谢谢
姜羽晖就像路边的小情侣一样的单方面的喂食,白曜吃了几次发现姜羽晖根本超级适应女 孩子的身份,要不是他太了解那具躯体里面的家伙有多么的无耻难搞专制,要不是他道行 还算不错,可能真会被姜羽晖的小模小样给忽悠了。 他们随著观光客人潮,一路上了大众运输工具回去。拐入小巷的时候,姜羽晖忽然勾住白 曜的手,把人拉下来亲了一下。 「……」 打从姜羽晖从幻境出来人便有些怪异,三不五时就对他动手动脚。白曜不知道姜羽晖在想 些什么,他看了姜羽晖一眼,忽然反握她的手,低头交换了一个吻。 姜羽晖有些意外,很快的,她的眼睛盈满了笑意,反客为主的吻了回去——然后,然后换 她被白曜咬了! 铁锈的味道在姜羽晖的嘴里散开。她舔了舔伤口,笑著问句:「不高兴了?」 「没有。」 白曜松开她,向著他们暂时的住处前进。姜羽晖站在原地,看了白曜的背影一会方才抬脚 跟上。 姜羽晖从昨天就在猜测这间到底是谁的房子。白曜是一只蛇妖,妖物都有明确的地盘意识 ,地盘这种属于自己的私人领地,一般来说不太会有妖物愿意外借给其他妖物。 他们进了屋子,白曜一样进厨房烧壶热水准备泡茶,姜羽晖则是坐在外面滑著她的手机。 白曜弄得简单,这种时候他们懒的花费功夫在泡茶的繁复步骤上头,简简单单有个茶水可 以配在他们手边就好。 白曜这回泡的是铁观音。沉稳的茶香很快在室内逸散开来,姜羽晖闻著茶香,左手食指中 指轮著在桌上敲出一串噪音,不过很快被屋外转进巷弄的车声打断。 姜羽晖收起手机,白曜端著两个马克杯出来,坐在姜羽晖的对面。他们相对无声的啜茶, 然后,白曜揉了揉眉心。 大门那头传来了钥匙开锁的金属碰撞声,听来像是屋主回来了。 姜羽晖实在对屋主感到好奇,没等她探头探脑,屋主的声音已经从玄关传来:「没想到你 在家!我以为这个时候你还没回来。」 姜羽晖挑眉,询问似的看向白曜。 白曜却是看了姜羽晖一眼,略带尴尬的回道,「没什么事就回来了。倒是你,不是说这一 段时间都不会回来台北?」 屋主套上拖鞋,从玄关的拐角慢慢走进来,「因为你说要带人来我家。我很好奇,究竟是 什么样的人可以让你毫无芥蒂的带来我的地盘上——」 他的声音在见到姜羽晖的时候停止了。他愣愣地看著姜羽晖,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姜羽晖心下觉得奇怪,转念一想,旋即回过味来。从他的角度来看,可能以为白曜是老牛 吃嫩草——几千岁的大妖搭配一个白白嫩嫩的年轻人类,这不是嫩草是什么? 姜羽晖捧著马克杯,遮住嘴边的笑意,将眼前的男人从上到下彻底打量个遍。 男人生的好看,端的是勾人的俊俏模样,但在白曜面前,姜羽晖不好看得太过。她眨了眨 眼,对男人的原形感到惊讶。 对方和白曜一样,是条黑底白纹的漂亮尖吻蝮。虽然他的原形看上去不若白曜庞大,修为 不比白曜,但这不妨碍姜羽晖欣赏他们身为优秀掠食者的优雅。 没想到白曜在台湾岛上还有同类,姜羽晖喝口茶,说不清内心有什么感触。台湾的百步蛇 色调偏浅,若把白曜和他的同类放在岛上的山林里,确实是有些格格不入。 这么一想反倒自己成了祸害,姜羽晖深以为然。如果不是她,白曜倒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山 头,一路追到台湾来。 白曜按了下眉心,随后干巴巴的开口:「羽晖,这是白澧,我儿子。小澧,这是你大爹, 不要没有分寸,礼貌点。」 「噗——」刚入喉的上等铁观音就这样喷了。 「什么!」 那厢白澧还在激动,姜羽晖已经强装镇定下来,抽张卫生纸擦嘴。 儿子!她都没让白曜给她生一窝了这又是哪来的儿子!这便宜爹当得太便宜了有没有! 便宜儿子跟便宜老爹,这到底是什么八点档肥皂剧的情形!姜羽晖想说话,就见白曜冷冷 地扫过一眼,本来有意见顿时也没了,只能乖乖的把话吞下去。 「你要替我找个后妈我没意见,但她只是个人类,光是辈分我都不知道大她多少轮了—— 」白澧还在垂死挣扎,他亲爹用一句话把他的抗议堵了回去。 「她是你大爹。」 姜羽晖继续沉默。以往只有她围观家庭伦理剧的成分,现在成为家庭伦理剧的当事人,那 种感觉还真有些说不上来。 「什么大爹!她就只是个小女孩而已,看起来还未成年——」白澧讲到一半,整个人,不 ,整条蛇惊悚的看著白曜,「没想到你和人类那种生物同化了,竟然如此的道貌岸然!未 成年的人类你还吃得下去——」 这个地图砲不只是人类,连其他物种通通都被扫到了。姜羽晖轻咳一声,再不插话显露一 下她的存在感还真不行。她伸手指了指白澧,朝白曜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你死了之后不久。」 所以是沈明晞死后不久不知道去哪里生的儿子啊……姜羽晖捧著马克杯,依然复杂的看著 眼前的便宜儿子,「和谁生的?」 如果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妖精勾了她家白曜,那她还真只能认了——谁让她那时候已经死 了,什么都管不到了? 「山里的蛇。」 干还真的——姜羽晖放空了一会,这才抹把脸,继续问道,「灵智开的还是没开的?」 要是跟其他蛇妖生的话那更欢乐了,和她没有血缘的儿子联合生母一起来斗他这个正宫早 死的大爹,怎么狗血怎么天雷滚滚的宅斗剧情已经在她脑中翻了一轮。 白曜被姜羽晖气笑了。姜羽晖都觉得自己不好提出这个问题,但她还是要知道这个便宜儿 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真想知道?」 「就问问,就问问。」姜羽晖都要高举双手投降,刚刚还好好的突然间阴阳怪气是怎么回 事? 「一般的蛇而已,若你担心还有没有其他的兄弟姊妹,我那一窝里就只有白澧一个开了灵 智,不会有你担心的情况。」 乡土连续剧害人不浅啊……姜羽晖内心感叹,再度正眼看向七窍生烟的白澧。眼下的情况 是便宜儿子不想认她这个便宜爹,不过想想也是,谁能够简简单单接受一个不知到哪里冒 出来的女孩子当他的爹啊? 「我——」姜羽晖方开口,内心觉著有些尴尬,平时随便能把人唬烂的不要不要的一张嘴 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说多都是错,「我叫姜羽晖。」 说完姜羽晖都想装作没说过话,人家正抗拒她呢,自我介绍根本没用的好吗?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白澧拉开白曜旁边的位置坐下。许是白曜的家教好,又或者是尖 吻蝮的动作本身带著优雅,即使气在头上,动作仍看得出承袭自白曜的温润,「你跟著我 爸图的是什么?」 从来都是白曜跟著她,但在便宜儿子面前姜羽晖不好更正,等等人家的印象更糟了怎么办 ?姜羽晖出神好一会,才慢悠悠道:「图的是他这一条蛇。」 白曜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然后开口,「白澧,远在你出生之前,我就已经认识你大爹了。 」 闻言白澧想继续发作都没得发。他瞪著姜羽晖,喉间发出威吓般的「嘶嘶」声,姜羽晖莫 名觉得压力山大。 「我们现在这样算是什么情况?」白澧冷声问道。 「……多元成家?」姜羽晖不甚肯定的回道。 两个看起来岁数差不多的英俊男人,一个是她的人,一个是她的便宜儿子,想来真是罪过 。 白澧的眼睛已经成了竖瞳。不愧是一家人,他的性子根本是随著白曜,「你从来没跟我说 过有大爹这么一个人,遑论向我提及要把他带进我家。」 虽然白澧话中指责白曜,但姜羽晖只感觉到满满的针对。她相当的无奈,毕竟不是谁都能 够轻易接受突然冒出来(生理)年纪比自己还要小的后爹。 「几个月之前,我不曾认为我找得到你大爹。」 是了,全部都她的错就是了。 这个闷亏姜羽晖只能默默的认了,追本溯源起来,就算不是她的错,也只能是她的错。 无论如何,在这里,她就是食物链的底层,白澧对她有意见她连个屁都不能放。没办法, 谁让她死了以后销声匿迹快两千年,白曜没琵琶别抱就该谢天谢地了,至于白曜在外面生 的孩子,那不是她能置喙的一件事。 但这不代表姜羽晖并不介意,相反的,姜羽晖其实在意得要死。她和白曜之间还有问题还 没解决,现在又有一个便宜儿子卡在中间,她甚至觉得状况有些棘手。 白曜和白澧父子俩陷入一阵沉默。姜羽晖暗暗叹口气,借故累了要休息,把空间留给他们 父子俩。 关上房门的时候,姜羽晖站在原地,手指晃了几次,最后只是叹口气,什么都没做的进浴 室洗澡。 白曜和白澧谈的时间不算短,等到白曜终于进房的时候,姜羽晖已经窝在床上刷著新番的 最新进度。 见白曜进门,姜羽晖立刻关掉手机,拍了拍她床边的位置。白曜也不啰嗦,直接坐到姜羽 晖身边,垂眸对某个喜当爹的家伙问道,「有什么问题想问的?」 姜羽晖眼巴巴的看著白曜。刚刚新番没看多少进去,倒是脑内上演了一出俗滥的狗血大戏 ,什么「我对不起你娘但我真爱是你大爹」之类的ooc对话都冒出来了,还是止不住她奔 放的脑补。 「那个……」姜羽晖眨了眨眼,不知该从何问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花好月圆春暖花开百兽迎春的季节,那还真的没法计较。很久以前她见识过那种万 物逢春的景象,要是恰逢白曜空虚孤单寂寞觉得冷的时节,干柴遇上烈火当真是挡都挡不 住。 「你刚死的那一会,我并不清醒。我只知道我在山里凭著本能过了几年,等我再度幻化人 形下山,山里独有一只尖吻蝮开了灵智,身上带有我的味道。」 不外乎就是白曜混乱的日子过的是山林野兽的生活,身为始作俑者的姜羽晖一点也不心虚 。要不是她把自己的心脏当作魂引给白曜吃了,白曜哪会丧失神智,回复成一条野蛇的状 态将养伤势。 可姜羽晖觉得自己真心冤。 喜当爹也就罢了,还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当了爹,不如白曜真给她找了一个小老婆 ,该怎么应对,乡土八点档都有教。现下这情况,姜羽晖除了欲哭无泪外真不知作何反应 。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姜羽晖生无可恋的倒在床上,白曜却是弯下腰,用一双清冷的眼睛看著她,「你不高兴? 」 「不是不高兴,」有现成的便宜可以捡她怎么会不高兴,只是这个便宜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点,「只是有些不好形容。」 讲直白了不过是跟前夫离婚,再复合时人家带了一个拖油瓶过来,还是个成年的拖油瓶, 想想觉得有些心塞。 心塞归心塞,姜羽晖倒是很快认清自己便宜老爹的身份,但怎么当人家的爹又是另外一回 事了。虽然不用替便宜儿子把屎把尿,可要如何和(心理)几乎和她一样大的儿子谈心, 说实在的,姜羽晖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一人二蛇各怀心思的度过一个微妙的夜晚,隔天早上白澧迷迷糊糊的进餐厅时,见到的便 是姜羽晖翘著脚,一副大爷样的翻报纸等早餐。 「……」 白澧差点以为自己没有睡醒,直到听见厨房的锅铲声,他才确定眼前所见都是真的,不是 他眼睛业障重产生的幻觉。 他亲爹,那个偶尔来到他的住处过夜的亲爹,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竟然在替一位他必须 称之为「大爹」的人做早餐,白澧整条蛇都不好了。 「早。」 注意到他的到来,姜羽晖从报纸上回神,和他打过招呼,继续低下头阅读报纸上的内容, 好像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平时的早晨,白澧感到更不好了。 他的惊悚没有维持多久,白曜从厨房端了一盘精致的三明治放在姜羽晖的手边,并倒了杯 牛奶给她。白澧深深的感受到,在伴侣的面前,儿子什么的,都是个屁。 他这有爹没娘的愤慨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他亲爹打断了。他亲爹莫名的看他一眼,问他是不 坐下吃早饭了,他才安分的坐到姜羽晖对面,等他亲爹久违的手做早餐。 姜羽晖依然翻著报纸,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大概要被弥漫在一人一蛇之间的尴尬淹死。 那是白曜的儿子,人家不待见她,姜羽晖全然没辙。总不能强压人家,逼迫人家给个说法 吧? 白澧似乎不想在这个环境里多待一秒。他匆匆吃完早餐,和他的两个爹说有工作要处理, 飞也似的逃离现场。 和四处做著零散工作找寻姜羽晖的白曜不同,白澧是有正职工作的,只是他的工作较为特 殊一点,是人类和妖物精怪之间的联络人。人类和妖怪之间若有什么冲突,便是他出面的 时候。 姜羽晖阖上报纸,想了想,嘱咐一句:「路上小心。」 玄关传来踢到什么东西的碰撞声,然后是大门失手甩上的「碰!」声响。 白澧走后,姜羽晖不尴尬了,装模作样的感慨道:「这孩子,不怕邻居抗议啊!」 「……」 白曜忽然觉得,让姜羽晖和白澧死磕才是最佳解,至于父子相处融洽什么的,一切都是他 想太多了。 惬意的早上没有持续太久。白曜拿著昨晚跟白澧讨来的机车钥匙,骑车载姜羽晖上阳明山 。 -- 一秒钟变家庭伦理剧 姜羽晖:儿子不理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 文章囤放区 http://windvoice.pixnet.net/blog -- ※ 发信站: 批踢踢实业坊(ptt.cc), 来自: 101.9.194.230 ※ 文章网址: https://pttweb.tw/thread/m-1484144995-a-41b
1Fpokill:推 01/11 22:59
谢谢~
2Fheidi61818:毫无防备的点进来闪瞎我一脸啊棍XDDD 01/11 23:11
他们以放闪为己任(X
3Fcitywolf:这 峰回路转XD 01/11 23:40
4Fjack33:推 不过剧情很出人意料 哈哈 01/11 23:58
是脑洞_(:3」∠)_
5Fa860715:这。。尴尬了 01/12 01:15
6Fsasan0312:哈哈,这段真是特别! 01/12 01:22
白澧:有没有老爸吃嫩草硬要说那是大爹的八卦Σ(゚Д゚;≡;゚д゚)
7Fchowyc:期待之后常有这样的更新速度..XD 01/12 11:10
这……orz
8Fapple323:有趣~~推推 01/12 14:02
谢谢~ ※ 编辑: bluewaveocea (101.9.194.230), 01/12/2017 19:32:03
9Fcicq:推 01/12 22:19
10Fheidiking:等好久 久到都忘了 01/13 1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