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创作] 浴室里的门

作者 fufugirl (芙萝)
看板 marvel
时间 2017-01-11 17:23:09
与丈夫—阿乐存了好几年的钱,总算可以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 位置在城市的近郊一处山腰上,交通不太方便,出门都要开车才行。可是我们非常喜欢这里清幽的环境。光是想像每天能看到窗外一片绿意,就感觉可以忘掉一切烦忧。 房子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三层楼别墅。房子的前门外,还有一个小花园和停车格。后门外面则是一小块可以晾衣服的空地。 我们觉得自己很幸运,原本以为这样的房子会很贵,也做好了存款只够付头期款的心理准备。当房仲告诉我们,我们的预算刚好可以付全额的房价,而且屋里的装潢和设备都还很新,也不用再另外花一笔开销来更换,我们当场便决定买下它了。 刚开始入住的前几天,都还感到一切很美好。直到我们在一个周末夜晚决定泡澡时,才在洗浴缸的时候,发现排水孔堵住了。 我先将水龙头关掉,再开启手机的手电筒app,蹲下来检查排水孔。
灯光一照,排水孔下方不是预期的黑洞,而是看起来像水泥地的灰色平面。 我愣了一下,便大声叫阿乐过来看。他很快就走进浴室,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可能因为他还没玩完游戏吧。 我把状况说给他听,他看了一眼,也觉得很奇怪。于是去工具箱内翻了支十字起子来,他戳了戳排水孔下的平面,发出「扣扣」声响。看来下面的确是平地没错。 我觉得很荒谬,也很生气。怎么会有人装了浴缸之后,没在排水孔下面接水管。 我们只好先把浴缸里的水用勺子先摇出来。好险浴室地板的排水孔是真的,不然真的会欲哭无泪。 因为家里的浴室不只一间,所以我决定也去其他的浴室确认一下是不是浴缸排水孔也不通。好险检查下来的结果,就只有这间有问题而已。 不过,因为这间位于一楼的浴室水压比较强,也比较快热起来,所以我们还是习惯在这间洗澡。 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我洗澡的时候,浴室都会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门外敲门一样。但是声音不是来自浴室门,比较像是在浴室里面的某一处。听了几次之后,我觉得声音来自地板,但又觉得不可能。因为我们这间房子没有地下室。 怪声音不是每次洗澡都会出现,不知道规律到底是什么。有的时候连几天出现,有的时候好几个礼拜都没有。 而阿乐在刚开始的时候,则是完全没听过。他一直觉得是我太敏感,听错了。 有天晚上,他听见浴室传来「喵喵」声。走进去一看,才发现有野猫把浴室窗户的纱窗打开,跑了进来。他看见牠嘴里叼著一只死掉的麻雀,便赶紧将浴室门关起来,以防牠把麻雀扔在我们家的某处弃尸。 可能是他关门关得太大力,野猫吓了一大跳。马上就松口把麻雀丢在地板,顺著来时的方向,跳到窗边,再溜出去。 阿乐只好忍著作呕的感觉,先把麻雀放进一个空的面纸盒,再拿到后门外的山边埋起来。 当他回来冲洗浴室的时候,他也听到了,那「砰—砰—砰—」的声音。 他当下的直觉,是野猫又跑回来捣乱了。所以马上把窗户打开,但是屋子后面的空地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开始相信我的话,认为声音是来自地板。 我回到家之后,他把刚才的事说给我听,说想看看底下有什么。 「然后咧?你是要把浴缸掀起来看吗?」我退后一步问他。 「我先拉拉看好了。」他边说边把浴缸稍稍往上抬,再往外拉。 没想到,浴缸还就真的这么被他拖出来了! 我看著浴缸与地砖之间的缝隙,难以想像它不是牢牢被固定在地板上的。 接著,阿乐说:「快,来帮忙!」 我看他作势要把浴缸掀起来,急忙冲上前,与他一起伸手将浴缸立起来,而浴缸里那剩下的水也趁势都流了出来。 在浴缸掀开的瞬间,其实我有一度很怕下面会不会有蟑螂或蜘蛛冲出来。还好下面只是一块没铺砖的水泥地,中间有块小小、旧旧的木板。上头有些灰尘散逸出来,呛得阿乐马上背过身去咳嗽,而我则是直接冲出浴室拿口罩。 等到两人都带好口罩之后,我们才又开始察看。浴缸底部的排水孔位置也同样被水泥封住了,难怪浴缸里的水都排不出去。 「婷婷,这像不像是地窖门?」阿乐问我。 「嗯。喂,你不要开喔你!你没看到上面的符号吗!之前的屋主把浴缸压在上面应该就是不要让人把它打开的吧!」我紧张地想打断他想开门一探究竟的念头。 因为那木板上还多了两个细长形木板交叉地钉在外围的水泥地里,而长形木板上又画著很多看不懂的符号。总觉得是要禁止人开启一样。 「你想太多了吧!如果不想让人开,那就直接用水泥地把它封死就好啦!」阿乐说。 「喂!我难听话讲在前面喔,如果你要开的话,就自己开!我要出去了!」 「不要走啦!我自己开会怕啦!」阿乐见我走远,大声叫道。 「那就找朋友陪你开啊!」 ---------------------------------- 到了下一个礼拜五晚上,阿乐邀请他三个大学时代的好友来我家玩,顺便庆祝乔迁。因为他们都会在我家过夜,所以喝起酒来也毫不客气。 虽然他们酒量不错,但也听得出来讲话开始变得大声了。 没多久,阿乐提起那间奇怪的浴室时,我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他找朋友来,是要他们陪他开那浴室里的木门啊。 我心里暗自骂他心机,但没有说出来。 阿乐的好友,阿万,是做装潢的,算是这群人当中看起来胆子最大的。他一听阿乐讲到那扇老旧的小木门,就先跑到浴室里去看。阿清和阿泽听了之后,也好奇地跟在阿万后面去看。 阿万回到客厅,跟我和阿乐说:「我刚才敲了几下,木门和水泥地下面都是空心的耶!」 「真的吗!」我讶异地说。 「嗯,你工具箱放哪,我看一下有没有工具可以撬开。」阿万说。 阿乐把整个工具箱都提进浴室。由于浴室很小,所以我跟阿泽都站在浴室外面看。 「我刚才看了一下上面的符号,又google了这个文字,看起来好像是梵文。」阿泽说。 「等下,你们确定真的要把它撬开吗?」我因阿泽的话,又再度紧张了起来。 「对啊。」阿万手拿著那种一头是锤子,一头是V型拔钉器的羊角锤,跃跃欲试的样子。 「那我要回家了。」阿泽说,表情满坚决的。 「啊?你有喝酒耶。」我错愕地说。 「我叫计程车。」阿泽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我刚才已经劝你们不要开了,你们不听那我也没办法。」 「哇,你这样讲,我觉得更毛了!」我说。「那我陪你去外面等车好了。」 原本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阿乐和阿万、阿清还是坚持要开,阿泽也是真的要走。我只好帮阿泽叫车,再陪他到门外等。 车子很快就来了,阿泽坐上车,要关上车门之前,还跟我说,「你们自己小心。有什么事马上报警!」 我口头答应他,目送车子开走。 其实这几天来,我也有猜测过木门底下会是什么东西。也许是一个大地窖,也许只是一个小储藏室。 如果里头有垃圾的话怎么办?如果是什么大型的废弃物怎么办? 毕竟山区处理垃圾真的很麻烦。如果真的木门底下有垃圾,就不能视而不见了。 我正在思考的当下,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细微的声响。我有股不好的预感,便立刻转头,飞奔进去,直冲浴室。 不料,浴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但是原本木门的位置被移到旁边了。而原本的位置露出一个方型的洞,里头传来那种潮湿的霉味。 我再次感到错愕,心想:他们该不会都走下去了吧!我们家真的有地下室! 「啊—」这时,洞里面又再度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我害怕得不知所措,担心大家的安危,更担心阿乐。 我在打电话报警时,突然闻到一股非常浓重的臭味,我顺著味道往洞里看,浴室的灯光打在一个自黑暗中渐渐浮现的身影! 有那么半秒,我以为是阿乐他们回来了,但还来不及感到欣喜,一股急欲逃跑的恐惧感便更快袭向我。 那个头...那个头像是惨白的皮肤平贴在头骨外面,上头只有几撮稀疏的灰白发丝!那不是阿乐,也绝不是阿万和阿清! 「啊—」我听见自己放声大叫的声音,与眼前的景象同样不真实。 我想往后退,但不小心被地垫绊倒,重重摔在地上。我感觉不到疼痛,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慌。 下一秒,那颗原本已经浮出洞口,腐烂、黏皱的头不知为何又突然陷了下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恢复理智,急忙跳起来,将旁边的木门举起来,想将洞盖起来。 这时,另外一颗头的出现将我又再度吓得尖叫,过度的恐慌吓得我几近昏厥。幸好这次是阿乐! 「快、快走开!」他边喊,边抢走我手中的木板。 我立时退到浴室外面。 接著,他整个人爬了出来,又将阿清也拉了出来。 这个时候,洞里传出一声大叫。那不是我刚才听到的叫声,是更加嘶哑、低沉却有力的声音。整间浴室好像都在回荡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我实在忍不住吓得哭出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我看见阿清也随即拿起地上那两条长条状木板,好像与阿乐一样,准备好在阿万一上来之后,就马上把洞封起来。 过没几秒,阿万也探出头来,马上就被阿乐和阿清拉了上来。之后阿万背靠墙,完全瘫坐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 阿乐一把抓过来阿万手中的羊角锤,开始钉起木门,阿清则直接坐在木板上。我原本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直到他们钉的同时,木板再度发出「砰—砰—砰—」的声音。我看得出坐在木板上的阿清也在跟著震动。 有人在敲门!是刚才那个...人... 很快地,木门又被重新固定。阿乐和阿清又把浴缸盖回去,才终于如释重负似地坐在浴缸上头。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彼此的脸都与刚才那颗头颅一样惨白,全身满是尘土,还有些微外伤。阿万伤得最重,小腿上还有半圈齿痕一样的伤口在渗血。 无论如何大家今晚都无法在这里过夜了。我先是跟警察说明状况,然后便开著车载他们去山脚下的医院挂急诊。阿万的伤口很快就开始化脓,医生和护理师都很担心,所以为他做了检验和其他检查。 警察局派了两名警察到急诊室找我们,原本他们还不相信我们说的话,因为阿乐、阿万、阿清身上都有酒味。直到他接到其他警察的电话后,才发现我们家里的状况真的不对劲。 事后调查的结果出来,我们家浴室下方的确有个空间,不过那不是地下室,也不是储藏室,而是盗洞。 阿乐他们那天将木门掀开之后,便发现下方有个斜坡,他们爬下去之后,发现底部还有个洞,而且比他们下来的洞还大。洞口的宽度几乎有一公尺,高度大概到成年人的腰部那么高。他们一时兴起,便想爬到洞的另一端去看看。 没想到,他们才都爬进那个洞里没几秒,对面却突然传出一股低沉、冗长的气音,像是冬天有人在户外呵气时那样。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对面会有人,空气中又开始飘来一股酸臭、腐败的味道,他们当即觉得不秒,立刻又直接倒退爬了出去。 当他们再回到浴室下方的空间时,也许是因为浴室里的灯光将空间照亮,所以他们马上就镇定了下来。想知道洞里发出声音的是什么,所以就又在空间里面等了一下,才终于看清那具像是腐尸一样的东西爬了出来。 他的动作非常缓慢,感觉十分僵硬。一开始大家看到他的时候都傻住了。等到他扑向拿著手机照明的阿清时,大家才又放声大叫。 可能是因为回音的关系,腐尸被混淆了,不知该往哪个方向。 阿清也察觉到可能是手机的灯光会吸引他,赶紧把手电筒功能关闭。 这时,大家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 腐尸突然注意到洞顶的光线,开始慢慢往上蹭爬。 大家原本还想说按兵不动,却听到我在上头报警的声音。犹豫了一下,便还是冒险把他扯下来。 阿万拿著羊角锤攻击他,要阿乐和阿清先跑上去。因为腐尸的动作很慢,原本还以为在他重新爬起之前,阿万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爬回地面,没想到倒在地上的他突然抓住阿万的脚,狠狠咬下一口。阿万疯狂地用羊角锤将他的脸还有手敲开,才马上三步并两步地奔上斜坡,由阿乐和阿清将他拉起来。 他们三人事后一直说,原本都以为那个大洞不过是通到后山而已,所以才敢这么胡来。 其实他们也没有错,只不过洞是通到后山的一处乱葬岗。 警方后来也循线找到了那具腐尸。诡异的是,那处乱葬岗的年代至少有百年以上,那具腐尸却才死了不到一个月! 警察接著开始对那位卖房子给我们的房仲展开调查。没想到,他根本不是房仲! 我们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他在路边发传单时,主动向我们搭讪、递名片给我们。我们从来也没进去过他名片上的房屋分店。 而事情果然也如警察的猜测,那个声称自己是房仲的男人是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注意那间空屋已经很久了,才决定要装成房仲,将房子卖给我们,我们的买房基金只是汇到他的一个人头帐户,而各式文件也都是这个假房仲伪造出来的。 至于那具腐尸究竟是不是无法联络上的前屋主这点,警方说还需要点时间查证。 而那间房子也就一直空在那里。我们则是继续在外面租房生活。 只是有一天,我因生理期而痛得死去活来时,才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之前在那间房子里洗澡,之所以偶尔会从地下传来「砰—砰—砰—」的声音,或许是因为经血渗到地底下,让他闻到血味了吧... -- ---------------------------------------------------------- {午夜说书人 芙萝} 推理/灵异/惊悚/悬疑 https://www.facebook.com/flothedixit ---------------------------------------------------------- -- ※ 发信站: 批踢踢实业坊(ptt.cc), 来自: 1.34.139.24 ※ 文章网址: https://pttweb.tw/thread/m-1484126596-a-75e
1Fshine0542:满可怕的 01/11 20:54
头推 谢谢~
2Feyooo:退 01/11 20:57
3Feyooo:打错字 推~ 01/11 20:58
哈哈 谢谢喔
4FSaintDragon:推! 01/11 22:49
感谢你!
5FweRfamily:可怕 01/12 03:02
6FGeez0857:超恐怖 01/12 06:10
7Ffreitaggg:推 好看 01/12 10:46
8Fimruyi:最后一段感觉有点突兀~但还是推 01/12 14:41
9Fcicq:推 01/12 22:25
10Fdelete9408:推个 01/12 22:28
11Fazcooper:推 01/12 23:28
12Fwhywhy0405:蛮可怕的 01/12 23:36
13Fpandahsien:最后一段感觉有点突兀+1 01/13 00:17
还是想要交待一下那段嘛~ 谢谢大家指教,芙萝会努力改进的 ^ ^ ※ 编辑: fufugirl (1.34.139.24), 01/13/2017 21:08:58
14Fltyhua:挺可怕的>< 01/16 01:25
15Fhankknah:好恐怖 01/18 12:00
16Frain0719:蛮恐怖的,不过腐尸如果是人或是怪物会比较真实比较恐 01/22 20:47
17Frain0719:怖 01/22 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