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 卖鬼翁1-18

看板 Marvel
时间
留言 则留言,23人参与讨论
推嘘 23推 0嘘 0→
加入最爱文章备份
赤崁楼的糖老伯(18)──是他?   台南车站。   何皓醒来后见到老墨没有说什么,他满脑子 都是勒痕的出现,思绪混乱;黄晓璐则是心有余 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肚腹。老墨让他们卸了伪装, 上去阳界,找了间便利商店吃点东西,还是得补 充体力。   黄晓璐将文件手抄本放上网后,指著一篇标 题为「台南遇到鬼,绑长辫的糖老伯!求帮忙! (发钱)」的文章说:「虽然多半认为他在开玩 笑,不过文内说他有关于那鬼的线索……要联络 发文的人吗?」   「没有说是什么样的线索?」何皓问。   「嗯。但他提到遇鬼的地方和张晨的猜测很 接近,只是少了安平……他的要求是要保护他的 安全。」   老墨咬著饭团模糊不清道:「联络下也不吃 亏,搞不好那家伙真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那就问吧。」何皓看著桌面的食物,却是 没有食欲。他没有跟黄晓璐提起勒痕的事情,因 为连他都搞不清楚发生什么,老墨也没有针对这 件事多做解释,想来也是不清楚。   老墨瞥了何皓一眼警告:「小子,你还想捉 那头鬼就吃了,否则我把你抓回桃园。」   何皓知道该吃,默默地把食物咽了下去。老 墨点头问道:「张晨还有你们说的和尚那里有消 息没有?」   黄晓璐见何皓在吃东西,回应:「不视法师 那有。说有人头挂在热兰遮城?」她咀嚼这段话 里的意思,想不出个所以然。手机的震动阻断她 的思考,有人传来讯息:「我要怎么确定你们可 以帮我?」   黄晓璐把手机放在桌子中央,看了看两人问 :「怎么回他?」   何皓吞下嘴里食物,看著手机道:「他没有 详细描述那鬼的外貌?」   「对。」   「泛黄白衬衫,体型微胖,嘴巴裂了一边。 还有告诉他名字的事情,这样回他吧。」   黄晓璐点了点头,照著传讯,没想到对方马 上回应:「我相信你们!你们人在哪里?」   黄晓璐问:「要说吗?对方会不会跟那头研 究生鬼一样?」   何皓看了眼黄晓璐的脖颈,平静道:「没那 么巧合,那头鬼的年代没有手机。告诉他我们在 哪里,现在那头恶鬼分心行事,要见面要快。」   黄晓璐快速键入文字:「台南车站旁的便利 商店,你现在尽快赶来。」将讯息发出,吸了口 气,觉得头有点昏,说道:「我去买杯咖啡。」   何皓继续吃著微波食品,也不晓得有没有吃 出味道来。老墨不知从哪又变出了一副墨镜,推 了又推,盯著窗外。   「小子,别追了。」老墨将两支椅脚悬空, 翘著腿道。   何皓沉默了会道:「这是工作。」他自己都 觉得这不是个好理由。   老墨又推了墨镜,椅脚咖地一声触地。老墨 将双手放在桌面道:「最后一次。」   何皓吃完了说:「我去丢垃圾。」便端著托 盘起身。   黄晓璐买完咖啡,走回座位,手机有了新讯 息:「我马上到。」 *   潘辰丰请了一天假,躲在家里看看有没有人 会找上他。等到他都急了终于有人传来讯息,让 他不禁松了口气。他原本还抱持怀疑,等到对方 说出那头恶鬼外貌与陈家铭提过的姓名一事之后 ,心里的戒心全都丢到九霄之外,火急火燎地出 门赶往约好的地点。   等到他站在便利商店门前,却又再一次却步 ,想著自己太过冲动,可是又摸了摸口袋里的那 颗糖,不知怎地安下心来,低头喃喃:「陈家铭 小弟弟,你可要保佑我啊。」   他不再犹豫,随著自动门的叮咚声走入便利 商店,也许是老墨那身古里古气或者说怪里怪气 的装扮在窗明几净的店内过于显眼,加上何皓身 上平静的气质所致,潘辰丰第一眼就认出自己要 找的就是那三人。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没别的客人坐著了。   潘辰丰朝三人走去,等到三人注意到他后问 :「你们是……」   何皓看著潘辰丰的眼睛道:「糖老伯。」   潘辰丰知道对了。何皓让他拉了张椅子坐下 ,单刀直入地说:「时间不多,那头鬼被我们的 朋友引开,你有什么线索告诉我们,或许可以帮 助治了他。」   潘辰丰被何皓话语中的严肃影响,吸了口气 ,从加班那天的事开始述说,直直说到陈家铭告 诉他的事情。他低声强调:「弓箭的箭藏在永康 !」   黄晓璐听了经过,咬著嘴唇不语。她对陈家 铭的遭遇感同身受,可是自己还活著,那孩子却 已不在。她看向何皓,看著那张依然平静的脸孔 ,呼吸几次低下头。   何皓没注意到黄晓璐的异状,和老墨对视一 眼,提出自己的猜测:「会被那头鬼藏得如此严 密的东西,不太可能是他自己的武器,那就很有 可能是……杀死他的箭。」   「被箭射死的?」老墨沉吟了会,朝潘辰丰 问:「你说你朝那头鬼泼了什么……向水?那是 什么东西?」   潘辰丰解释:「那是我们族里祭拜的水,我 们相信祖灵的力量存在在其中。」   「嗯?什么族?」老墨来了兴趣。   潘辰丰虽觉奇怪仍照实回答:「西拉雅族。 」   「你还有带在身上吗?」何皓问。   「有的。」潘辰丰连连点头,从身上拿出那 一小罐向水交由老墨。老墨在手上检视几下道: 「的确有某种异力在其中,可是太过薄弱了。依 时间推算,那头鬼当时也不会被这样一罐水弄得 撤退……」他锁眉思考,想找到问题的症结点。   何皓揉了几下额头推论:「如果不单单是水 ……跟人有关?」还是没个结果,跟老墨一样陷 入沉思。   潘辰丰看两人低头思考,一时不知道该做什 么,紧张地随意张望,突然瞄到了桌上的那张手 抄文件。他看了几眼,突然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指著那张纸吞著口水问:「这张纸是哪里来的? 」   其余三人看向潘陈丰,黄晓璐疑惑地回答: 「那头恶鬼掉的……怎么了吗,你认得上面的字 ?」   「不、不是。」潘辰丰抹了抹汗,「可是我 公司隔壁部门有个人叫刘天杰……我跟他交情不 深,几天没见到他以为他出差。这会不会就是他 的名字……?」   何皓身体朝前一些问:「你们是做什么工作 的?」   潘辰丰解释:「我自己是做企划业务,他是 做工程竞标的。」   何皓看著手抄本。竞标、纸本、签名……他 感觉有什么串连在一起了,却一时半会想不出来 。   嗡──嗡──嗡──!何皓的手机响了。他 看了一眼,是梅子。   「喂。梅子姐,我是何皓。」   「皓皓吗?我们查到了!那张纸上写的是什 么东西!」梅子在电话那头换了口气,听得出声 音有点虚弱,「新港文书,从荷西时期就开始使 用的,用罗马字拼出的西拉雅族语言,新港语。 」   何皓看了一眼潘辰丰,静下心来继续问:「 上面的内容呢?」   「很可惜,这语言几乎失传了,要解读没那 么容易。不过,你还记得你提到的那条斜线跟半 圆吗?」   「嗯。」何皓拿起抄写纸本,再一次注意那 条斜线。   「那个斜线可能是断了一半的V,那半圆是C ,如果在左边加一个完整的圆形O,荷属东印度 公司,简称VOC的旗帜符号。所以那头鬼没有意 外,大概是荷西时期的汉人。」 何皓拿了一支笔,让黄晓璐查询荷属东印度公 司,试著完善整个符号,结果虽然略显歪斜,但 是正正如梅子所说一样!   何皓缓了口气,「荷西时期的汉人……」   「贌社……何皓,这张纸上是契约!」黄晓 璐喊道。   「贌社是……?」   「以前历史课上过的!荷兰人在台湾实施的 一种制度,竞标和当时的原住民部落交易的权利 ,契约就是用新港文书写的。」黄晓璐吞了吞口 水,瞄了眼手机继续说:「说到贌社,就会想到 荷西时期最知名的一次动乱……郭怀一事件。」 她将手机放在桌面,让几人围过来:「郭怀一当 时因为高税赋加上糖业、贌社的泡沫化在永康连 同六官和黑胡新哥打算起义,但最后却被荷兰人 给阻止。」   她吐了口气继续道:「郭怀一的死因有一说 是被当时的新港人,也是西拉雅族的一支,用弓 箭射死……」   电话还没挂,另一头传来张晨的声音:「我 有听见,他说出六官和黑胡新哥两个名字……」   几人对视一眼,竟是一阵静默。   潘辰丰按捺不住心里激动:「所以他其实不 只怕向水,还很恨我?我的天啊。」他抓了抓头 ,却是无意间说出了何皓几人心中的答案。   他们都低声道:「他是郭怀一。」   老墨摸了摸下巴道:「猜到了名字当然很好 ,但要怎么找那头恶鬼,我们若是众人聚集在一 处,他总不敢过来吧?」   何皓提出可能的假设:「如果他想要再一次 起义呢?重新满足自己的失败?」   黄晓璐看著手机,「不视法师说在赤崁可能 有郭怀一的后手……他在赤崁的失败……他没有 攻进当时荷兰人的马厩!如果照何皓所说,他可 能会在赤崁楼附近展开一场……屠杀……吗?」 她呼吸急促起来,看向外头街来壤往的人群,不 敢接下去想。   「何皓。」张晨的声音再度传来。「我靠近 永康了。感觉得到泥巴里面糖人军正在凝聚。」 他的意思很清楚,黄晓璐很有可能猜对了。   何皓拿著手机站起身来:「你们可以挡多久 ?」   张晨笑道:「挡到你们找到他为止。」他想 了想,又说:「我会顺便把箭找出来。」   何皓摇摇头,却不是反对,「你找慢一点。 」他平静下来,用黄晓璐第一次听见的玩笑口吻 说:「否则我们赶不上。」   张晨一阵大笑,「那就看你们表现如何了。 」他挂上电话,看了眼后头的梅子说:「如何? 帅吧。」他手里又握住了桃木剑,垂著眼开开心 心,潜入泥巴里头。   梅子无奈,跟著下潜。这家伙,怎么就这么 犯贱。   何皓收起手机,朝三人道:「先到赤崁楼去 。」他们也得赶快行动了。他目光转向潘辰丰, 低下眼轻声开口:「过去的都过去了,可以记忆 ,不该仇恨。」他闭上眼再睁开,先行往店外走 去。   黄晓璐拿起包,马上跟了出去。   潘辰丰一阵不安,被老墨拍了一肩膀抖了一 下,转头过去,老墨如蛇的眼睛看著他说:「小 子,老子罩你。」潘辰丰哈了一声,只得愣愣点 头。   老墨在最后方,看著何皓的背影喃喃:「皓 小子,跟谁说话呢……」他叹了口气,揹著手驼 背跟上。   一行人离开便利商店,尽速朝赤崁楼前行! *   在何皓四人接近赤崁楼时,黄晓璐手机响了 起来。她看了一眼暗叫糟糕,赶紧接了起来。   「喂!黄、小、璐!」是李怡欣。   「怡欣……你到台南了?」黄晓璐完全忘了 跟李怡欣有约这件事。   「黄小姐,您可知道我拨了几通电话,全部 都关机是怎么回事!」李怡欣幽幽地说。   「啊……那个……」黄晓璐没办法解释,只 好说道:「我现在有点事,你先找个咖啡厅之类 地休息一下好吗?我一忙完马上连络你!」   「小鹿,你该不会在约会吧?」   「哈?没有没有!」   「该不会是何皓吧?」   黄晓璐看了一眼何皓,干笑道:「怎么会呢 ……哈哈……怡欣你真好笑。」   「算了算了,从你当初财个课报告说要找何 皓我就应该查觉才对啊,怎么会突然才想到呢? 」李怡欣拨了拨头发,啊了一声说:「我跟你说 ,刚才遇到财个教授欸,他也来台南玩的样子。 」   「怡欣,你说什么?我小组报告找何皓?」 黄晓璐想了会,迷迷糊糊地说:「没事没事,我 记错了……先这样啰,拜拜。」   「好啦好啦,你赶快忙完,不要放生我。拜 拜!」   黄晓璐收起电话,按了按太阳穴,有些疲倦 。她看了眼何皓,不禁想:自己当时怎么会想找 何皓一组呢?摇摇头,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 候,她加快脚步,补上落下的距离。   李怡欣在车站打转,看到了财个教授,挥了 挥手打招呼。一边走一边想:教授怎么理个平头 ,加上衬衫加牛仔裤就这么好看啊,对了!   还有一种看起来就是在学校教书的感觉呢。 --------------------- 半夜偷偷发!好啦其实不是,本来是晚上才要发 的。只是有件事要道歉……上一章的人名黑胡明 哥应该是黑胡新哥才对,大错特错啊!特此更正 。 另外,郭怀一事件里的副将其实很多,也有中文 姓名,像是六官叫吴化龙之类,六官和黑胡新哥 等等是荷兰人的叫法;再来郭怀一死因有两说: 一种是被火枪射死,荷兰人找不到尸体;一种被 新港人用箭射死,人头挂在热兰遮。我查到的资 料不足,没办法判断哪个是正确的,就选择比较 好发挥的,这部分请见谅。如果有了解当时背景 的可以跟我说,可能会做点微修。 为表现道歉的诚意,就不贴网页了QQ -- ※ 发信站: 批踢踢实业坊(ptt.cc), 来自: 223.137.205.205 ※ 文章网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41701333.A.4FE.html
1Faasdd12345: 先推再看 11/09 02:53
2Femily0953: 推推 11/09 03:09
3Foceann: 喔喔喔感谢更新 11/09 03:32
4Fliu5875: 推 11/09 07:37
5Ffu410419: 推 11/09 08:26
6Fyaokut: 好看!! 11/09 08:29
7Fweilai: 看文章读历史 又了解一点台湾历史 谢谢!! 11/09 08:47
8Fmissfree: 推啊啊啊 11/09 09:04
9Fcloris2251: 推推!!希望以后有更多以台湾历史来发挥的故事 11/09 09:23
10Fhhhsu: 推推 11/09 10:23
11Fcicq: 推 11/09 12:44
12Fmiriam0925: 推推推 11/09 12:59
13Fjane1020: 推推~~~~ 11/09 13:23
14Fdeedeedee: 推推 11/09 17:38
15FLyhmgk: 推 11/09 18:41
16Fbobo41130: 推 11/09 19:42
17Fhmhuang: 推 11/09 22:08
18Fffalex0312: 推 11/09 22:25
19Fjasonwu34: 推 11/09 23:37
20FClaudia: 推 11/10 00:27
21Fwarmbee: 厉害喔! 11/10 08:41
22Fgwabauoo: 期待 11/11 01:30
23Fmaple1108: 推 11/12 22:24
看更多 as605224 的文章,或回到 marvel 看板

[创作] 卖鬼翁1-18  ⋅  有 0 则留言。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