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 卖鬼翁1-17

看板 Marvel
时间
留言 则留言,20人参与讨论
推嘘 20推 0嘘 1→
加入最爱文章备份
赤崁楼的糖老伯(17)──差了一个字   张晨绕了一段路,为了尽量把糖人拉离中西 区,他先往南区边缘行动,现在才到东区附近; 他脚尖在地面轻点,时不时点著头朝前奔跑。他 摇了摇头,又想睡了,这可不行。   张晨耳朵动了动,往安平的方向瞄了几下, 勾起嘴角喃喃:「不错啊小和尚……」他听见安 平海边的禅声。他这个道士还想继续在不视和尚 面前趾高气昂,脚步不停,从猎猎响著的道袍里 头拿出一罐墨水,颜色和平常文具店卖的没什么 两样,不过是用巴掌大的玻璃瓶装著。他眨了眨 眼有些心疼地道:「这得卖多少把……」   张晨毕竟洒脱惯了,没心痛多久,呵呵笑了 几声,将墨水罐一抛,桃木剑顺势平挥,乓啷一 声打碎了墨水罐,如烟火四散喷溅的墨水没有沾 染到张晨的道袍,在落地以前被桃木剑吸了过去 ,将桃红色的剑身染一个乌漆抹黑。   张晨嘴里念念有词:「符无正形。」桃木剑 在身前挥舞,直接在空气之上写起字来。转瞬之 间张晨就在半空中写了一个笔划潦草的疾字,疾 字在空中显形,约莫半个人身大小,栩栩如生, 其上乌墨在阳光下更显深邃。   张晨反手持剑,手指成诀,身体穿过那字, 「疾疾如律令。」张晨脸上如符纸画上如龙蛇的 痕迹,身体前倾破风而出,桃木剑一拍大腿,又 是一声:「干。」速度再提,只见一道拉长的黑 影掠过街道。   干为天,行为建,便是天行健。张晨清清秀 秀,做一回君子,自强不息不打盹。他往永康疾 行,却奇怪起来,后方糖人竟是没有半分动静, 与初始的疯狂样子完全不同。   挑了挑眉,张晨停下脚步,身上墨色如气散 发──后头糖人融化了。   地面糖汁如退潮般朝西北方向迅速消去,张 晨却没法去追,他抬眼轻笑,目光闪动,「你可 真贪心啊……」他斜持桃木剑,双指放于剑锋, 彷若一张泼墨山水画──如果没有眼前那头恶鬼 。    老伯歪了头,科科邪笑,他不去安平,不 在中西,在永康之前等待。那为何张晨说老伯贪 心?   糖汁往安南而去。老伯一发觉张晨几人分头 前进,就猜到几人的去向,要猜名字?没那么简 单。   张晨按兵不动,心里正打著算盘。老伯竟然 舍安平来到永康,表示永康之内的东西远比想像 中重要;分了三成力量去往安南,也符合他的猜 测,在该处铁定有什么关键的线索,可以让他们 猜到老伯的姓名。   老伯好整以暇地看著张晨,他不担心另一边 的状况,眼前的张晨却是个麻烦。可只要时间拉 长,将往安南而去的梅子解决,收回散出去的糖 汁,他就有足够的余裕好好料理张晨。   张晨指尖微光现,朝老伯道:「你太小看我 ,也太小看她。」他低下身,脚底一蹬,从原地 消失!   老伯尖笑一声,手掌满是结成硬块的糖,往 下一劈,结结实实地劈在突然出现的桃木剑上! 张晨单手化诀,「艮!」化诀成掌朝著老伯肚腹 拍了下去,他收掌不停,又是一声:「巽!」上 卦为山艮,下卦为风巽,正是六十四卦中蛊卦!   蛊卦谓事,顺事而行,放任而去,那便自然 腐坏!   老伯阴气如雾迸发,逼张晨必须得退!张晨 身体轻巧,一个后空翻,躲开如刺包围过来的阴 气。   老伯一蹲一跳,拉开距离,腹部发出恶臭, 上头蛊卦之墨如毒侵蚀著老伯的身体,可他手掌 一抹,喀啦喀啦地糖块落地,张晨这一卦只算到 了表面的糖衣,可还不够。   老伯不慌不忙,糖汁流淌在手臂之上,赫然 成了一把镰刀,比起寻常糖人的足足大了两倍有 余!他那微胖的身体如一颗砲弹,带著轰鸣朝张 晨而去。   张晨身体才平衡下来,就见老伯咧著嘴的大 脸近在眼前,他目光如水,手指再朝桃木剑一抹 ,吐出舌头画上一卦──震!震者为动。河东有 狮吼?永康有震响!   张晨舌绽天雷,怒咤一声,空空荡荡的城市 里声音一声接著一声:「震!」   老伯面容扭曲。封神榜里雷震子,天雷专克 恶鬼,连绵不断的震音对老伯来说宛如魔音!他 尖啸不停,试图压过那些四面八方而来的刺耳声 响。可受张晨道法加强的声音可没那么容易掩盖 ,老伯瞠目,仍然没有停止前行,只是从耳里流 出糖之后凝固,他竟是用糖块堵住自己的耳!眨 眼来至张晨面前,挥刀!   挥刀!挥刀!挥刀!挥刀!   老伯脸上表情沉醉,他刀法杂乱,只是其上 力道其大,让张晨手掌微微颤抖。张晨从不视那 处知晓老伯狡猾,见到这一幕仍是啧了一声;他 目光如炬,抓准老伯攻击空档,右手握紧剑柄, 左手扶剑一推一撤,趁著老伯后仰的小半刻── 放剑!   一把接一把食指大小的桃木剑,如游鱼成群 从张晨的袖口窜出,剑流如张晨之臂,以各种刁 钻角度朝老伯攻去,要给恶鬼开几个洞。   老伯右手镰刀舞得虎虎生风,另一手又是糖 汁成甲。他尖喝一声,镰刀突地融化,黏住那道 剑流,爬覆其上,断了张晨的控制。左手二话不 说竟是把那成了糖枪的剑流当成标枪,身体后仰 朝张晨使劲一扔!   糖枪速度极快,张晨避无可避,右手将桃木 剑向上一扔一抹,在左手手掌之上写卦,上巽下 坎是为涣卦!他接住再次落下的剑,涣卦朝前, 直面糖枪!   风水涣,曰涣散,张晨这一掌接糖枪,让糖 枪吋步不能进,他皱起眉头,仍抱著笑容道:「 破了你。」手掌一握,糖枪上头糖衣徐徐裂开, 碰地一声爆了开来,扬起一阵白色烟尘,倒真的 未若柳絮因风起了。   老伯随枪来到,被烟尘遮了双眼,闭上眼从 烟尘中穿出,张开眼却是不见张晨身影。还没等 老伯分出心神感应,张晨一声轻笑:「巽。剑走 !」   老伯回头一看,张晨跳上一旁屋顶,手指滴 著血,指著自己。老伯抬头,却是漫天的小剑, 它们把把沾著血在空中排成了巽卦!老伯无处可 逃,阴气大涨长吼,生出大量糖汁覆盖全身。   天有剑雨!伴著破空声朝那颗怪异恶心的糖 刺了过去,势必要插出一只刺猬来!糖衣保护虽 强,可巽卦为迅、为风,急速之下木剑也成宝剑 锋锐,一把接著一把消磨糖衣!   张晨手指一收一划,脸色苍白不少。最后八 把剑倏地落下,平行于地,位于八方,一声令下 给老伯带来洪荒!老伯糖衣被众剑毁去,最后八 剑直接了当穿过他的身体,让其发出彻心的痛吼 !   张晨垂下手,眼眉低垂看著身体如漏风般泄 出阴气的老伯,睡意滚滚而来,可他还不能睡。 慢慢地抬手,要收了老伯的魂魄,却听见一声诡 笑。张晨看著身上数个小洞的老伯脸上缓缓裂开 ,露出截然不同的一张脸!   张晨往方才烟雾散去的地方看去──他缓缓 浮出地面,他是真正的老伯,诡笑著的老伯,嘴 里笑著:「六官……黑胡明哥……嘻!嘻嘻嘻! 哈哈哈!」   张晨突然往安南区的方向一看,瞪视老伯, 在这次醒来以后首次发怒大吼:「你做了什么! 」他身影一闪,不再去管老伯,不管身后老伯阴 气化成的巨掌朝他的后背拍来,不管怎么样都好 !   张晨硬扛那重重一掌,竟是笑了出来,顺著 那掌的力道加速向前!他真的很想睡,眼皮几乎 要抬不起来了,他呵呵一笑,收起桃木剑,往自 己的胸口一摸。   他从胸口撕了一张符。莫名的巨力在他脚下 出现,硬是踩破了地面,他要去安南。   他曾指著旅馆跟不视说这里是自己的岸,但 他自己知道,有梅子的地方才是岸,入土才能安 详。   老伯不解地看著远离的张晨,对自己方才那 掌的效果感到疑惑,他走近,从地面捡起一根白 色长毛。 *   梅子的草帽换成了后冠,她身旁的糖人都僵 硬倒地,像是石块。她在蛇群中央,呼吸声很沉 ,她跑了很久,回头看著对面那头鬼却感到无力 。   那头鬼面容也是老伯的模样,却是叫黑胡明 哥,是老伯耗费大把力气做出的恶鬼,和被张晨 击败的六官一样,耗费老伯的本源阴气,却可以 自己成长,戴上了糖面具根本分不出气息差别。   梅子不知道这一点,但知道了也帮不上忙。 她本就不擅长战斗,擅长隐藏在暗处,她在引开 糖人之后就把纸张烧了,小心藏著前进,却还是 被黑胡明哥发现。她逃跑的速度不慢,可对方和 糖人一样可以沿著糖网移动,而且速度更快。   往安南区的路上的糖网远比其他地方还要密 集,梅子试著抹去糖网的部分,却没多少效用, 范围实在太大了。她看著慢慢走近的黑胡明哥, 退了几步。   黑胡明哥突然停了下来,往后用力踩了一脚 ──啪咂!从地面悄悄出现的小蛇被踩成一摊肉 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目光看著梅子的胸 部。   梅子知道这种表情代表的意义,她想压住身 体的颤抖,可只是让自己的喘息声更加剧烈。   黑胡明哥很享受眼前的画面,咕噜咕噜地吞 了口口水。他摸了摸自己的下体,有些迫不及待 地再次向前走。   脚步的声音分成两节,脚跟,脚掌,脚跟, 脚掌。梅子的后冠放出灰色的光芒,想要遏止黑 胡明哥的前进。黑胡明哥看了很多次这道光线, 阴气在面前成了障壁,挡住光线石化落地,他的 阴气巨量,可梅子还能放多少次光芒呢?   梅子深呼吸告诉自己静下心,自己还能逃。 她别过头,不去看黑胡明哥勃起的下体,悄悄动 了动脚。小蛇们嘶嘶吐信,分布在周围,牠们是 梅子的眼睛,尽量小心地缓慢爬行著。   后面有条路,弯过去以后,以自己的极限速 度可以跑掉,可以的。梅子用眼角注意著黑胡明 哥的动静。   黑胡明哥脚步很慢,像是戏弄囊中之物一样 ,他又舔了舔嘴唇,稍微加快点速度。   梅子见他动作,后冠放出比先前都要强盛的 光线!趁著黑胡明哥抵挡之时拔腿就跑!她没有 做多余的动作,沿著小蛇们的指示快速前行。倒 灌进喉咙的风很是恼人,梅子渐渐放慢速度,后 方没有脚步声,黑胡明哥要追来还要一点时间, 她考虑在这里直接上阳界。   嘶嘶嘶──!梅子心里响起蛇群的警示,她 来不及停下,眼前是死巷?怎么会是死巷!她往 脚下一看,附近的小蛇倒了一片,嘴里吐出糖!   眼前那道墙融化,那也是糖;两侧的墙壁融 化,全都是糖。附近全都是糖!   梅子的脚被流满地面的糖液黏住,她想拔出 脚却跌在地面,双手也被黏住,她喘气使力拉著 手,却挣脱不开。黏答答的脚步声传来,是黑胡 明哥!   黑胡明哥走到仍在挣扎的梅子面前,他脱下 裤子,露出那恶心的事物,他的喘息声甚至比梅 子还要大声。   梅子闭上眼,不停摆动四肢,却让画面便得 更加旖旎。她不愿想起那双手,那嘴唇,还有那 塞进嘴巴里的秽物,却感觉到黑胡明哥冰冷的触 碰,她流著眼泪,紧闭著嘴呜咽著,她想呕吐, 把自己的生命给呕出身体。   她四肢开始抽筋,甚至痉挛,她使不上一丝 力气,就像每一次。   黑胡明哥拉扯梅子的衣物,露出猥亵的满足 ,他脑海里大概只剩下性欲,就像当初虐杀那些 原住民和外国人时一样。他朝著梅子的胸部抓去 ,只是,他抓不到了。   他低下头看著从胸口刺出的那柄剑,桃木做 的,不是张晨手上那把,是稍早之前张晨放出去 巡逻的那把。张晨还没到,天外有剑先来。   黑胡明哥不明白仅仅一把剑怎么可以灭了他 ?仅仅一把桃木剑?   没有人回答他。他身上阴气如洪水泄出,不 甘地吼叫著留下核心的魂魄,正正刺在桃木剑上 。   张晨走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握起桃 木剑。黑胡明哥消失,周围的糖自然也没了力量 ,消散而去。张晨坐在梅子身前,没有去触碰她 。   梅子失去束缚,身体慢慢恢复正常,她疲倦 地睁眼,看见眼前的背影喃喃:「巴……大哥? 」   张晨微笑转头,轻声说:「你还是喊他。」   梅子看清了张晨的脸,弱声回应:「我还是 喊他。」   张晨起身,蹲在梅子旁问:「要走了吗?」 他头又点了点。   梅子看著张晨的表情说:「好……」她知道 张晨要做什么,总是这样。   张晨将梅子抬上背,呵呵笑道:「走啦。」   他们边走边说话,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 生,什么黑胡明哥根本不存在。   「张晨,你喜欢我吗?」   「一点也不喜欢。」   「一样的答案。」   「我一直以来都这样。」   「撕了几张……?」   「两张!如何,够快吧。」   「那把剑贴了符?」   「贴了一张。」   「你要卖很多把桃木剑。」   「你忘记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喊我什么?」   「嗯……那个贩剑的小道士。」   「我还有很多把,慢慢卖。」   「嗯。」   「那你猜猜现在该怎么称呼我?」   「住棺材的道士。」   「错了!再猜。」   「张晨。」   「嗯?」   「为什么不说?」   「……等你猜到了,我就说,如何?」   「那你要很久以后才能说了。」   「那代表以后还有得活,多好?」   他们在午后,聊著天一路向北。张晨微笑著 ,答案其实只差一个字。   他会跪下,亲吻皇后的手背。   谁叫道士也想当骑士。 --------------------- 我真的有在跑主线!认真! 照例网页版~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53025 -- ※ 发信站: 批踢踢实业坊(ptt.cc), 来自: 60.245.65.134 ※ 文章网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41672291.A.ADE.html
1FLastSmile: 头推!? 11/08 18:23
你4老伯的怪头吗
2Fvian3254: 精神粮食来了! 11/08 18:50
3Fliu5875: 胸推 11/08 19:06
你4黄晓璐的平胸吗?(X
4Foceann: 推 11/08 20:02
5Fa20345992: 那个贩剑的小道士XDD 11/08 20:06
何皓有说过啊,一个犯贱的人
6Fjasonfju: 推 11/08 20:35
7Fhhhsu: 推 11/08 20:40
8Fhmhuang: 推 11/08 20:45
9Fffalex0312: 推 11/08 21:55
10Fdeedeedee: 欧偶偶张晨 11/08 22:08
改天来个最佳男友问卷调查好了
11FBCDai: 推 11/08 22:54
12Fmiriam0925: 推推 11/08 23:02
13Fcicq: 推 11/08 23:10
14Frainmiss2001: 贩剑的小道士XDD 11/08 23:45
那个小贱货!
15FZambro: 推 11/08 23:58
16Fmissfree: 推推~~~ 11/09 00:32
17Foceann: 推推推 每天必看 11/09 01:31
谢谢~ ※ 编辑: as605224 (223.137.205.205), 11/09/2018 02:24:39
18Fwarmbee: 推推! 11/10 08:34
19Fgwabauoo: 期待 11/11 01:16
20Fooxx2014: 推 11/11 17:12
21Fmaple1108: 推 11/12 22:35
看更多 as605224 的文章,或回到 marvel 看板

[创作] 卖鬼翁1-17  ⋅  有 0 则留言。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