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 卖鬼翁1-15、16

看板 Marvel
时间
留言 则留言,22人参与讨论
推嘘 21推 0嘘 3→
加入最爱文章备份
赤崁楼的糖老伯(15)──他只是个孩子   何皓和黄晓璐等到外头的声音渐减才带上需 要的物品准备离开,至于多余的衣物行李只能暂 且放在旅馆里。何皓戴上胡子和帽子,让黄晓璐 除了那顶白色假发外又多顶了副没有镜片的眼镜 。   两人来到门口,何皓小心地察看后道:「闭 上眼睛,直直向前跑。」他让黄晓璐先行前进, 自己断后。有了梅子三人的引诱,旅馆附近几乎 没有糖人了,何皓手掌生出火焰,往地面一撒, 他垂下眼,仅仅这么一点火焰都让他有些疲倦, 可他依然坚持要说出那句话:「你好……我是卖 鬼翁……」   黄晓璐看著徘徊的糖人,却是没有犹豫,闭 上眼屏息跑了段距离,听见何皓的低语,回头一 看。艳绿火焰成了地面的流水,在仅剩的几名糖 人脚下画出一个又一个圈,将他们关在火圈之中 ,踏出一步就会被融化。   何皓掠过糖人之间,来到黄晓璐身后道:「 到阳界那边的泥巴。我们去中西区,你知道路吗 ?」他的声音还是有气无力。   黄晓璐用力点头,她还记得当时来此的路, 闭上眼上浮。她张开眼睛,何皓随后赶上。她一 边前行一边问:「我们不直接上去?」在泥巴里 快速前进的感受很奇妙,她首次体验自己动作得 如此之快。   「先到中西区再说。」何皓不时回头确认情 况,「如果在上去的时候被抓住很麻烦,而且在 泥巴速度快很多。」   黄晓璐点头,不再说话,沿著记忆里的路线 卖力前行。   后头没有追兵,前方却是人满为患,双眼无 神的糖人像是观光区的人潮,四处晃荡著,从哪 个方向前进都会惊动他们。黄晓璐可不想看见糖 人如海啸般朝自己扑来,急停双腿,跟何皓往一 旁的小巷躲去,她身体微蹲,压低声音问:「我 们绕路?可是附近的路我不熟……可能会花更长 时间。」   何皓探头出去观察,在心中计算自己的体力 。他看了一会,糖人们的行动似乎跟随著某种规 律。他瞇起眼往地面投去目光,见到流动著的糖 汁,像是一张网。   何皓有了打算,朝黄晓璐说:「等等我会跑 进他们之中,你看见地面上的网状了吗?估计他 们是随著网的扩张行动。这些糖人没什么智慧, 注意力会放在我身上,等我回头看你的时候,你 大叫一声,可以吗?」   黄晓璐点头,可又马上提问:「你不会又受 伤吧?」她担心何皓又莽撞行事。   何皓没时间多作解释,「我计算过的,看著 我的动作。」他没等黄晓璐缓口气,脚底一踏就 往糖人海里跑。   那些糖人一看见何皓,像是发现稀世的秘宝 一般,举起手上镰刀没条没理地挥砍过去。何皓 轻唤一声:「岳!」长柄刀在他手中浮现,蹲下 身体躲过平砍过来的两把镰刀,一个前滚翻又避 开朝后背而来的攻击。接著右手微松将刀柄往地 面一镇,手掌顺势滑下,握住柄的尾端。   何皓不怎么壮硕的手臂肌肉绷紧,屏住一口 气,手腕一转将刀向右倒下,由右至左像拿著画 笔一般画了个新月。   糖人的镰刀虽有阴气加持而比平常钢铁坚硬 ,可岳的刀更是利器,轻松惬意地将前头挥下的 数柄镰刀连带糖人拦腰斩断。何皓脚下一蹬,速 度比刚才更快上一分,到了中央猛地回头!   黄晓璐没有丝毫放松,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终于给她等到何皓回头,双手成话筒状放在嘴 巴两侧大喊:「啊──!」果然如何皓所判断, 糖人被黄晓璐的叫声吸去注意。   何皓知道机不可失,握紧刀柄低吼:「鬼界 !」他强开鬼界,不能持久。   但一时半刻已足够。周遭温度上升,那些糖 人身体开始融化,何皓手上刀锋著了火,那灿艳 艳的绿光或许才是真正的鬼火。这次何皓手掌往 上一抬一松,趁著刀还未落地握住刀体下方木柄 ,蓦地将刀尖朝下方中心刺了进去!   火上加油?火上加火!   火焰循著网状的糖汁蔓延,伴著啵啵啵地冒 泡声将那些糖人逐个烧成黑炭。何皓倒数著:三 、二、一……在极限边缘收起鬼界,缓缓吐了一 口长气。他回头正要朝黄晓璐招手,却是突然大 喝:「黄晓璐!脚底!」   黄晓璐目光专注在何皓身上,没有注意从两 人来处悄悄漫入小巷的糖汁,又是一张网,蜘蛛 要捕食网上无知的蝴蝶。黄晓璐听见何皓的喝叫 ,头也不回地朝何皓方向跑去。   糖汁流地速度更急,像是暴雨过后的山湍, 滚滚而来。   黄晓璐喘著气,双腿不停地摆动,何皓刚收 鬼界,没剩几分力气,只能摇摇晃晃走向黄晓璐 。   但是来不及!黄晓璐像是困在急涛之中无助 的旅人──糖汁碰到了她的脚底!   糖汁里头恶心地蠕动著,冒出一名糖人,他 竟然在笑!高举镰刀朝黄晓璐的脖子,干脆一挥 !   黄晓璐脚底被固定住,只能伸手抵挡。啪嚓 !她愣愣回头,镰刀挥砍到她的手腕之上,却一 吋都不得向前。黄晓璐朝手腕上一看,是何皓在 车站给她的那串手链!手链碎裂开来,黄晓璐趁 著糖人僵直不动想要拔出双腿,可却被牢牢定在 原处。   她满头大汗,眼角瞥见镰刀再次挥下!闭上 眼睛使劲,铿锵!黄晓璐睁眼,这次是何皓的刀 ,只有刀。   只见刀锋一转,敲裂黄晓璐腿上凝结的糖。 「快走!」何皓在不远处流著冷汗,喘吁吁地说 ;黄晓璐抬起脚,用力朝糖人肚腹一踹,没有关 心自己的动作造成多少效果,和飞舞在半空中的 刀往何皓的方向跑。   糖人往后倒去,黄晓璐到了何皓身旁。何皓 握住刀说:「继续,目标一样,只是要更快!」 他又拿出一颗药吃了下去,朝黄晓璐摆手;黄晓 璐牙一咬,没有问何皓跟不跟得上,拚尽全力朝 前奔驰。   何皓看了一眼糖人,眉头深锁,那头糖人在 吸收方才融化的那些糖汁。他拍拍刀柄,吸了口 气跟上黄晓璐:「岳,附点魂在他身上……」刀 尖一缕微光透出,朝著那名倒在地面的糖人而去 。   黄晓璐有些累了,在泥巴里速度固然快,然 而也相当耗费体力。她强撑著速度不敢放慢,听 见后头何皓的脚步声让她安心。过了会,「缓一 些,黄晓璐。」何皓低声叮咛。   黄晓璐听从何皓的话,放缓速度,急促的呼 吸让她难以开口说话。何皓跑至黄晓璐身旁道: 「他离得还很远,保存一些体力,等等还要上去 。」   黄晓璐只是照著印象跑,却没想跑了多远, 注意了下才发觉来到市区附近。她抬手朝何皓举 掌,示意何皓让自己调整呼吸,等到可以说话后 问:「我们要从哪里上去?」她四处张望,虽然 跟现实的景象一模一样,却没有半个人影,仿佛 死城。   何皓不加思索回答:「车站。」他递了条手 帕让黄晓璐擦去汗水,「人潮多的地方阳气更重 。」   黄晓璐没有拒绝接过手帕,她的确需要擦去 那些滴入眼睑的汗水。「那快到了。」她回头看 了一眼,依旧提心吊胆,又想到梅子几人,不禁 担忧起来:「梅子姐他们不会有问题吧?」   「和尚和张晨不用担心,梅子姐也是……」 何皓换了口气,让黄晓璐加快速度,「就算梅子 姐有危险,会有人去救她。」   黄晓璐身体前倾,抹掉黏腻汗水的干爽让她 感觉很好,「什么人?」她不解地问。   何皓眼神柔和起来,像是想起什么怀念的事 ,「一个犯贱的人。」他不再说话,跟在黄晓璐 后头。   黄晓璐还真没见过何皓这种表情。不过既然 何皓都说没事了,那就不会有事了吧。她莫名地 想到自己还没看过何皓笑,同系三年却没见过何 皓笑。   那何皓笑了会是什么样子呢?   黄晓璐摇摇头,朝著车站的方向又加快了速 度,现在先找到线索才是重中之重。   几个转弯之后,何皓和黄晓璐到了车站,平 常人潮壅塞的地方跟泥巴里其他所在一般,空荡 荡的,有股冰冷的抑郁感。何皓手里还握著刀, 「你先上去,上去之后把装扮脱下来,我会跟在 你后面。」他四处张望,绷紧神经。   放出去的那缕魂不见了?   何皓集中思绪,想要找到消失的那缕魂魄, 即便没找回来,在他们回阳界以前也得注意周遭 情形。他鼻尖渗出汗,此地的空气像是在尘霾之 中,变得雾蒙蒙的,让他的心情压抑许多。   一声倒地的闷响让何皓回过头──黄晓璐双 手摀著腹部,脸色是怪异的绿,像是某种藻类带 点湿滑却暗沉。黄晓璐张著嘴,却没发出任何声 音,她的脖子鼓起一块球状,大小像是……糖? 那物体在黄晓璐的喉咙里不时滚动,却没办法来 到口腔。   因为脖子的鼓起上方,有一圈勒痕。   何皓蹲下身来,直视勒痕,他的指节甚至因 为过度用力而发出格格的怪声。那是那个研究生 造成的勒痕!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何皓咬牙,没有空闲再去寻找放出去的魂魄 ,也无法去思考到底发生什么。他将火燄覆盖在 自己的手掌,朝黄晓璐的脖颈伸去,沉声说:「 黄晓璐,不要多想,听我的。」他将手放在那怪 异的凸起之上。   黄晓璐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正当她闭上眼开 始想像阳界时,胃里一阵绞痛,接著从食道传来 的刺痛与灼热让她想叫出声,可却面临令她惶恐 的窒息感,短短一个月内她就经历溺水般的无助 整整三次。她的脑海只剩下一片空白,只能摸著 自己的腹部。她只听见何皓微弱的话语声,却没 有力气去回应。   何皓的手在发抖。   他没有信心控制火燄在一瞬间把黄晓璐喉咙 里的异物烧干净却不伤害到黄晓璐的身体,连他 精气神最完美的时候都作不到,更不要说现在!   可黄晓璐的眼神逐渐失焦,从嘴角流出白沫 ,她很接近死亡,甚至比在阴界待了十二个小时 之后还接近,只是不知道生死簿上有没有纪录她 会那么早死去。   何皓知道生死簿没有那么神奇,除非入了阴 界的鬼,不然根本不会在上面显名。他也不想让 鬼少爷的簿子里多了黄晓璐的名字,可他真的止 不住手掌的颤抖。「哈……哈……哈……」何皓 喘著气,看著黄晓璐浑浊起来的双眼,他感觉自 己在下陷……有手在推他!有手!有手!有手!   「小鬼!」岳喊了很多声,这次甚至破了音 ,终于让何皓听见。   何皓背部被汗打湿,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没 有起伏。他闭上眼睛,听见岳的话,给他这株几 近凋零的杂草一丝生机:「引你在她体内注的命 火!快点!」   何皓再度张眼,黄晓璐的气息只剩一丝。他 放下刀,一手在黄晓璐胸口,一手在黄晓璐喉咙 ,他轻声呢喃,声音却不像自己:「燃。」   从黄晓璐心脏处悄声无息地闪过一丝火光, 刹那间裂解成无数个光点,往黄晓璐的全身而去 ,尤其脖颈更是分去许多。凸起凹陷下去,留下 一些红肿,同时勒痕松了开来。   何皓的头很沉,像是灌了铅。他晕眩著扳开 黄晓璐的嘴,像在研究生宿舍前一样灌进空气。 黄晓璐呼吸正常了些,何皓直起背、低著头、垂 著眼,看自己的双手。   何皓知道怎么把命火注给他人,也知道如何 引命火,但不是方才那样。仅仅一丝命火就分散 到全身?何皓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只能告诉 自己是场巧合。   他将双手垂落,仰首看著天空,或者说上头 的阳界,保持著这个姿势,不吭一声地失去意识 。   刀重新成了一团金光,在何皓与黄晓璐两人 身旁守护。   鞋底沾黏地面的脚步声答答地响,岳成的火 燄望了过去。   「太极殿秘法……」是老墨的声音。   老墨拖著双脚走近,他刚处理完那头吸收其 余同袍的糖人,花上不少时间。本没打算要现身 ,却察觉异状。他看著岳缓缓开口:「就名太极 。」   岳瞄向何皓的双手,刚才的动作,不就像两 只游鱼吗?「是。」他回答。   老墨冷冷问道:「皓小子从哪学的?」   「也许是巧合。」岳的声音很飘渺,无影无 踪,他只希望是个巧合。   「你也不知道……」老墨剥下墨镜,看向何 皓,「别告诉他。」   岳反对,他认为何皓有知道的权利,「应该 告诉他,小鬼不该被蒙在鼓里!」   老墨瞪视岳喝道:「他们在玩弄这小子!他 连太极殿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说要告诉他!告诉 他什么!跟他说嘿,小子,有人从你出生开始就 在搞你?然后皓小子还要笑嘻嘻地过活?」   「阎王肯定知道这件事!小鬼知道以后可以 问得更清楚!」岳脾气上来,吼了回去。   老墨无力地哼笑,「阎王知道但是没有告诉 皓小子,你觉得现在会说吗?当初都肯放一个七 八岁的孩子独自一个到阳界里的那个阎王?」他 呸了一声口水,恶狠狠道:「别他妈给我开玩笑 !」   岳知道机率很小,可他还是想说:「那是因 为小鬼没法在阴界待下去!你知道原因!」   老墨捏碎了手掌里的墨镜,扔在地板上,幽 幽说道:「小子的外号,卖鬼翁,老子帮他取的 ,你记得为什么吗?」   金光颤动了一下,沉默许久气馁地说:「我 答应你就是……我答应你。」岳选择妥协。   老墨踏了一步,踩在碎裂的墨镜上,墨色地 镜片溅了满地。他还是要提醒岳。平时贼兮兮的 老墨仿佛卡了根刺,声音沙哑道:「他当初进店 里的第一句话,别告诉我你忘了!」   他闭上眼,露出笑容,只是那笑比良药还苦 :「皓小子看著我说……」他想起当初,那小子 身材还没这样高大,眼神比现在更冷,语气比现 在更冰。   那是一个还显稚嫩的孩子,却站在老墨面前 说:「能把我自己卖了吗?」 --------------------- 赤崁楼的糖老伯(16)──守安平,平安手   在何皓昏迷之后,不视单独一人抵达安平, 跟何皓两人一样,他还没离开泥巴。他手里那三 分之一的纸片在海滩上恰恰成了灯塔,吸引后头 如迷航船只的糖人们。   不视踏入海水之中,在浪潮之前转过身,面 对丧尸般的糖人大军,却是叹了口气。还是引得 不够多啊。   不视虽不是首次下须弥山,但在山上的日子 还是让他缺少一些世故,否则也不会被老伯阴了 一把。他看了眼纸片,心里又是一声哎呀。本以 为是激战之下老伯为逃跑而没注意落下的,怎知 里头暗藏玄机──那半张纸就是糖做的。   不视手掌佛光一振,将纸片烧成灰烬。若不 是张晨提醒,他说不定背后被砍了几镰刀才会察 觉。他抬首,佛道两家自古以来各自蓬勃发展, 均有自己的道理在,虽说信仰如何看个人,但跟 张晨三次交锋就输了三次?   哎呀。   这次师傅他老人家总不会把自己的光头当木 鱼了吧?不视又是摇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小僧想说点佛法了。」他一甩袈裟,浸了水 的袈裟重了些,接著盘腿直接在冲上岸的海水之 中坐了下来,双唇轻启,口中喃喃,不去在意那 些踏上海滩见猎心喜的糖人们。   说法?说给糖人听?那岂不是对牛弹琴?   可少年和尚嘴里喃喃不停,不说点石成金, 他想感化身前糖人。不视双掌合得密,没有半分 空隙,嘴里仍然念念不止;糖人们没有丝毫畏惧 ,他们思考单纯,顺著脚下糖网朝看似放弃抵抗 的不视奔去,打上岸的海水不仅没有让糖人们退 后,更让他们暴躁起来。   在海滩边缘的不视仿佛糖人们最痛恨的敌人 ,让糖人们边跑边叫骂:「狗!狗!狗!杀了那 些狗!」他们从左而右,包围起不视,前仆后继 地往前挤去。   终于到了不视跟前,糖人们搬出嗜血的诡笑 ,他们的神智还在成长!看著面无表情的少年和 尚,一个个大声吼叫,举起手中镰刀利器,像砍 牧草一样使力一挥!   镰刀刀锋的森然刺痛了不视的肌肤,甚至泛 起疙瘩,他没有皱眉,表情依旧平静庄严,唇中 话语就像回圈,永远不会有个完结;糖人们大概 是想到了那颗光得发亮的项上人头滚进海水里头 ,让这小块地方成了红色染缸,眼里尽是快意。 他们倒想要听听这少年和尚说了那么久的法究竟 有多么高深,一个个竖起耳朵。   忘?问?翁?瓮?   听不清楚啊,罢了,无所谓,反正等等都死 人一个。刀锋触及不视的肌肤,几要陷入他的肌 理,后颈白嫩的肌肤被划开一条线,缓缓裂开的 伤口像一张抹了口红的大嘴,吐著泡,垂涎著鲜 红色的口水,等待稍后血腥的大笑。   不视没有喊袈裟护身,他只是露出笑容,然 后睁眼。   和尚这次讲佛法不打架,不做修罗还是和尚 。他看向糖人们,糖人们也看向他的眼珠,却看 不懂那两颗眼珠是什么东西。   不视自然会告诉糖人,他眼里不是三千世界 ,左右眼各一个字──一个卍、一个卍。   他身体竟是从海中上浮,镰刀如林直直砍在 袈裟上,陷在袈裟里头。不视面目慈祥,一手成 掌、一手拈莲花。他轻声开口,那一字却回荡在 海滩之上久久不息,余音不绕梁,只在此地说法 。   那一字是什么字?不是六字真言,不是心经 经文,那当然是一声也只能是一声──「万。」   不视眼珠两字转动,卍指四方,为糖人开佛 法大道;卍讲安稳,盼糖人心中安和;卍与卍包 罗万象,曰万福吉祥。   少年和尚平生所愿,简简单单却又难上加难 ,他啊,只求世人平安吉祥。   西方有光,金灿灿地从海上来,他想自己大 概近了樟叔一些,的确都一样。他又是轻声开口 :「万。」身前多了一个钵,一样漂浮著。不是 化缘,他要接苦接难,就如修自己的嗔,都肯往 身上加,那讲佛法就在加一点罢。   他微笑著从左看到右,由近望到远,心中暗 道阿弥陀佛,低头致意:「放下屠刀。」   糖人们看往海上金光,糖人也流泪,他们哭 著解脱,却不晓得自己该不该放下手上镰刀。   不视回头望,金光之后是船,船上人拿著火 枪指著岸。不视喃喃:「此为红尘,你们的红尘 眷恋。」他手掌成瓢空捞,却捞起那艘船,放入 自己的钵,回头微笑:「海上不再有枪。」他将 钵朝前推了推,又一次柔声道:「海上不会有枪 。」   糖人如潮跪地,他们扔去自己的镰刀,在地 面之上却消失不见,全进了不视的钵。少年和尚 大笑几声,他身上业障层层叠叠,比常人不晓得 重了多少,可他开怀大笑!   他看著跪下的糖人们,自己其实挺会说法的 ?身后金光更盛,接引西方极乐。不视最后缓缓 阖上眼皮:「立地成佛。」送糖人们一路好走。   糖人们受到禅音吸引,融化在地,体内阴气 被金光净化,他们飞往海上齐声道谢:「人间有 活佛。」他们的声音飘散,海上金光收束成线, 在蓝天书写。不论从何处来,不论往何处去;从 这头看是卍,从另一边看是卍,都是四方,那便 走吧。   走吧!走吧!不视落地行走,地狱本就在人 间,那修佛便渡世间。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边 走边笑:「幸好是个和尚。」他往古堡走去,那 里还有法可说。   海的声音不一定总是哭,至少安平这片海听 过小和尚的佛偈,一个可亲可爱的哎呀和尚。 *   不视脚步很轻,走到古堡前,他看著这座修 补数次的堡垒,红色砖瓦上的陈旧痕迹像是人脸 上的皱纹,阶梯上不知留下了多少脚印,这座城 是这座岛的记忆,在许多年以后或许依然会屹立 在此。   不视为城报了佛唱,接著手掌面地,「唵。 」此次真言传讯而去,说了一件事:「人头挂在 热兰遮城。」他佛法精进,感应更胜以往,即使 气息藏得隐密,在失去一群糖人阴气之后想必老 伯也不好受,更是露出些许破绽。   不视踏步向前,泥巴里不用买门票,他在门 口停下,一扯袈裟,将袈裟往地面一放。一件小 小袈裟却在地上扩张开来,蔓延了整座城池,接 著看向不远处的木杆,上头没有挂旗,倒悬著一 颗头凸著眼睛看著他──那是老伯的头,却不是 真的,阴气凝聚而成的假头,在此地守著木杆。   不视站在袈裟上,袈裟上的缝线金亮亮地闪 ,像是黄昏海面的粼粼波光,此时还没到午后, 却是夕照安平。不视与那怪头对视著都是小心不 动,甫一碰面就开始算尽心机。   怪头要保木杆安全,此杆是老伯藏于安平的 冤念,支撑老伯的强烈意念;不视则是无法摊上 这怪头的业障了,他方才看似轻松,其实消耗不 小,可断不了木杆,断开木杆与老伯之间的连系 倚靠袈裟之力还是没什么大问题。   只要老伯不现身此地,那不视只需对阵怪头 还有那在暗处蓄势待发的八根人头竹竿。但不视 被老伯狡猾的手段玩了好几次,这次可不会这么 容易中招。   两人彷若身处棋局,皆是静默不语。不视不 等抓子抢了先手,双掌分开,第一手不是天元, 不过一颗石头,真言石现!   「唵!」真言石镇于不视脚下,加持袈裟之 力。不视接下一声:「起!」满布安平古堡的袈 裟边缘倏地朝上而窜,将安平古堡打包得密不透 风。不视有真言石的佛光所助,在无光之地仍看 得一清二楚。   怪头张嘴尖啸,八根人头竹竿现于空中,也 是不甘示弱,朝不视一根接一根如枪直捣黄龙。 不视这次没袈裟防护,可对方也在明处,他感应 收缩了范围,只要还感觉得到怪头就行。   东南西北,天圆地方,八根竹竿也成竹林。 不视侧身穿梭竹林之中,他见著那八颗人头,有 了真言石的佛光相助,看得出红发飘飘!不视心 如止水,现在可没法再次传讯。他想渡了这八根 竹竿上的人头,可那怪头像个钟摆在木杆上开始 摇晃,时不时还滴点唾液,让他不敢妄动。   八根竹竿相互牵引,气机一致,行动更是流 畅。往往不视才避开一根又是另一道。他不想身 化修罗,不单单是担心直接打得这些鬼魂魂飞魄 散,更是担心自己神志不清袈裟不能继续封住此 地。   一个转身,不视眼角瞥见古堡的瞭望台,有 了计较。真言再出:「呢!」   呢字谓忍辱,可得负重。不视四肢各挡一竿 ,嘴巴咬了一竿,身上更是硬扛三竿!他体内佛 力一动,从全身百骸而出,震飞根根竹竿,让那 些疯癫头颅每个开口就是一阵不清不楚的荷语乱 骂!   不视身影倏忽即逝,眨眼之间来到瞭望台之 旁。他脚底一转一踏,收了回来,身形挺直吐了 口气,双手则是一合,闭口等待,守株待兔!   那八根竹竿重整阵形,排成一列,竹竿点地 ,巨幅地弯曲著蓄力,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连续八声脆响张扬宣告他们的攻击, 动如闪电!   不视轻唱:「阿弥陀佛。」渡鬼先制鬼,八 颗人头是荷兰人,何人专治这些红毛?不视身后 雕像如同怒目金刚,重重一声:「喝──!」   郑氏!   正是!郑成功!   那八个竹竿人头不识郑成功,却感受到一股 彻心的畏惧。可他们破空而来,哪里愿意退缩半 步!空气仿佛一张草纸被撕裂,八根竹竿尖端相 抵一处,成了个钻头急速转动著,义无反顾嚎叫 而来!   郑成功像的右手手掌僵硬地移动,伴著不视 唵字出口不成章,只成拳!不视分掌化拳,受雕 像之力加持的拳头不偏不倚地抵在钻尖!   火花,谁能想到拳头上喷溅著火花?不视指 节皮肉如同土屑,随意四溅,溅了满地血花。钻 尖仍在朝前,上头力量虽遭压制仍然不可小觑, 要绞碎不视手上已现的白骨!   不视长气还足,沉声低喝:「呢!」忍字诀 再出!佛光大盛,金刚且不坏!八根竹竿的巨力 缓缓消逝,惨白的八张脸上露出慌张。不视另一 手可没闲著,一招一抬,又是个钵。   他聚全身之力于拳,破去竹竿之阵,趁著气 机一乱嗔怒道:「何不放下!」佛偈是教导,喊 八颗人头缓缓张眼!「何不放下?」不视话语放 软,佛偈是怜惜,让八颗人头潸然泪下!   不视收拳,单手成掌,一手持钵,佛偈最后 是看破──「都已放下。」不视还是那个爱哭鬼 和尚。   啪嚓──!后头那座郑成功像手臂碎裂落地 ,竹竿跟著落地,即使这岛不是根,但也归于安 宁。不视钵中又多了八根竹竿,业障又重了些, 谁让这小小和尚见不得别人不好。   可事情还没完,不视得等等再继续哭。那怪 头不知何时从木杆上消失,藏于钻头后方,张开 血盆大口露出黄牙往不视咬了过来;不视刚才那 一招手可不就是等这一刻?   真言石早从原处消失,从天而降!「唵!」 不视手掌一翻一压,真言石压著头颅碰地一声撞 裂了地面,让怪头陷在地面袈裟里露出半颗头, 只能呀呀鬼叫。   不视走近那根木杆,木杆失去了怪头控制变 得安安静静,看上去就像是平常人家晾晒衣物的 木棍。不视却是小心翼翼,俗话说久病也成医, 他小和尚犯了这么多次蠢,总该上点课。   果不其然,不视走近没多久,地面冤气阴气 混合成鬼手,像是海下水草摇曳不生姿,只讲生 人勿近!   不视退了出去,他接连超渡众鬼,实在无力 再战。现在没了其余干扰,他可以安心挡著这个 木杆。挑了个好位置,大概是想起身之后看海, 少年和尚一句老话:「须弥山上来,便见有情世 间。」他融于红尘,也许睁眼就是清晨。   他与袈裟成了一体,将这处地方看管得严格 ,一只蚊蝇都进出不能。他笑著拍了拍身上灰尘 ,自言自语:「何处惹尘埃?」   心空自然不惹尘埃。   但他偏要在人间,惹一身尘埃。 --------------------- 两章~这里说明一下,卍字分左旋、右旋,在佛 教和印度教里都有各自不同的意义。不视的两眼 分别是不同的卍字,代表身内与身外,不过ptt 显示不出来,会跑乱码,就都改成一样的,网页 里的是原文。 当初在想何皓第一次到酒吧说的话是什么的时候 ,就有一种啊,就是这一句的感觉。竟然写得有 些难过= =总之这角色真的很棒,为他心疼一下 呗。 如果还没帮我按追踪的快去按~ 如果我有胸部就X出了(?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53025 -- ※ 发信站: 批踢踢实业坊(ptt.cc), 来自: 60.245.65.134 ※ 文章网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41586787.A.84E.html
1Fhhhsu: 推 11/07 18:46
2Fbowwow25: 推 11/07 19:10
3Ftime2136: 推推 11/07 19:15
4FND19219982: 推 11/07 19:37
5Fbobo41130: 推 11/07 20:09
6Fvian3254: 已追踪!期待后续!! 11/07 20:12
7Fliu5875: 推 11/07 20:12
8Fmissfree: 推推推推 11/07 20:21
9Fas605224: 问一下有看到乱码吗?不确定是不是ptt读不出字 11/07 20:28
10Fyaokut: 好看! 11/07 22:05
11Fyaokut: 手机版本没有乱码哦! 11/07 22:06
谢谢你
12Foceann: 推 好看 11/07 22:29
13Fffalex0312: 推 11/07 22:45
14Fwu17: 不视这章节写的超精彩,一气呵成,看的欲罢不能XD 11/07 22:51
不视表演完后面还有别人啊哈哈
15Fjasonfju: 推 11/07 22:59
16Fjasonfju: 有乱码(手机) 11/07 23:00
好的感谢 ※ 编辑: as605224 (223.137.205.205), 11/07/2018 23:37:53 ※ 编辑: as605224 (223.137.205.205), 11/07/2018 23:48:13
17Fmiriam0925: 推推好看 11/08 00:13
18Fdeedeedee: 推推,昨天已追 11/08 01:56
19Ffu410419: 推 11/08 08:00
20FZambro: 写得真好,全无冷场! 11/08 08:47
21FLyhmgk: 推 11/08 11:08
22Fjane1020: 推推~~ 11/08 13:22
23Fsunin2: 推 11/09 23:16
24Frabbit0531: 「海上不会有枪」 11/11 13:27
看更多 as605224 的文章,或回到 marvel 看板

[创作] 卖鬼翁1-15、16  ⋅  有 0 则留言。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