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賣鬼翁1-15、16

看板 Marvel
時間
留言 則留言,22人參與討論
推噓 21推 0噓 3→
加入最愛文章備份
赤崁樓的糖老伯(15)──他只是個孩子   何皓和黃曉璐等到外頭的聲音漸減才帶上需 要的物品準備離開,至於多餘的衣物行李只能暫 且放在旅館裡。何皓戴上鬍子和帽子,讓黃曉璐 除了那頂白色假髮外又多頂了副沒有鏡片的眼鏡 。   兩人來到門口,何皓小心地察看後道:「閉 上眼睛,直直向前跑。」他讓黃曉璐先行前進, 自己斷後。有了梅子三人的引誘,旅館附近幾乎 沒有糖人了,何皓手掌生出火焰,往地面一撒, 他垂下眼,僅僅這麼一點火焰都讓他有些疲倦, 可他依然堅持要說出那句話:「你好……我是賣 鬼翁……」   黃曉璐看著徘徊的糖人,卻是沒有猶豫,閉 上眼屏息跑了段距離,聽見何皓的低語,回頭一 看。豔綠火焰成了地面的流水,在僅剩的幾名糖 人腳下畫出一個又一個圈,將他們關在火圈之中 ,踏出一步就會被融化。   何皓掠過糖人之間,來到黃曉璐身後道:「 到陽界那邊的泥巴。我們去中西區,你知道路嗎 ?」他的聲音還是有氣無力。   黃曉璐用力點頭,她還記得當時來此的路, 閉上眼上浮。她張開眼睛,何皓隨後趕上。她一 邊前行一邊問:「我們不直接上去?」在泥巴裡 快速前進的感受很奇妙,她首次體驗自己動作得 如此之快。   「先到中西區再說。」何皓不時回頭確認情 況,「如果在上去的時候被抓住很麻煩,而且在 泥巴速度快很多。」   黃曉璐點頭,不再說話,沿著記憶裡的路線 賣力前行。   後頭沒有追兵,前方卻是人滿為患,雙眼無 神的糖人像是觀光區的人潮,四處晃蕩著,從哪 個方向前進都會驚動他們。黃曉璐可不想看見糖 人如海嘯般朝自己撲來,急停雙腿,跟何皓往一 旁的小巷躲去,她身體微蹲,壓低聲音問:「我 們繞路?可是附近的路我不熟……可能會花更長 時間。」   何皓探頭出去觀察,在心中計算自己的體力 。他看了一會,糖人們的行動似乎跟隨著某種規 律。他瞇起眼往地面投去目光,見到流動著的糖 汁,像是一張網。   何皓有了打算,朝黃曉璐說:「等等我會跑 進他們之中,你看見地面上的網狀了嗎?估計他 們是隨著網的擴張行動。這些糖人沒什麼智慧, 注意力會放在我身上,等我回頭看你的時候,你 大叫一聲,可以嗎?」   黃曉璐點頭,可又馬上提問:「你不會又受 傷吧?」她擔心何皓又莽撞行事。   何皓沒時間多作解釋,「我計算過的,看著 我的動作。」他沒等黃曉璐緩口氣,腳底一踏就 往糖人海裡跑。   那些糖人一看見何皓,像是發現稀世的祕寶 一般,舉起手上鐮刀沒條沒理地揮砍過去。何皓 輕喚一聲:「岳!」長柄刀在他手中浮現,蹲下 身體躲過平砍過來的兩把鐮刀,一個前滾翻又避 開朝後背而來的攻擊。接著右手微鬆將刀柄往地 面一鎮,手掌順勢滑下,握住柄的尾端。   何皓不怎麼壯碩的手臂肌肉繃緊,屏住一口 氣,手腕一轉將刀向右倒下,由右至左像拿著畫 筆一般畫了個新月。   糖人的鐮刀雖有陰氣加持而比平常鋼鐵堅硬 ,可岳的刀更是利器,輕鬆愜意地將前頭揮下的 數柄鐮刀連帶糖人攔腰斬斷。何皓腳下一蹬,速 度比剛才更快上一分,到了中央猛地回頭!   黃曉璐沒有絲毫放鬆,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終於給她等到何皓回頭,雙手成話筒狀放在嘴 巴兩側大喊:「啊──!」果然如何皓所判斷, 糖人被黃曉璐的叫聲吸去注意。   何皓知道機不可失,握緊刀柄低吼:「鬼界 !」他強開鬼界,不能持久。   但一時半刻已足夠。周遭溫度上升,那些糖 人身體開始融化,何皓手上刀鋒著了火,那燦豔 豔的綠光或許才是真正的鬼火。這次何皓手掌往 上一抬一鬆,趁著刀還未落地握住刀體下方木柄 ,驀地將刀尖朝下方中心刺了進去!   火上加油?火上加火!   火焰循著網狀的糖汁蔓延,伴著啵啵啵地冒 泡聲將那些糖人逐個燒成黑炭。何皓倒數著:三 、二、一……在極限邊緣收起鬼界,緩緩吐了一 口長氣。他回頭正要朝黃曉璐招手,卻是突然大 喝:「黃曉璐!腳底!」   黃曉璐目光專注在何皓身上,沒有注意從兩 人來處悄悄漫入小巷的糖汁,又是一張網,蜘蛛 要捕食網上無知的蝴蝶。黃曉璐聽見何皓的喝叫 ,頭也不回地朝何皓方向跑去。   糖汁流地速度更急,像是暴雨過後的山湍, 滾滾而來。   黃曉璐喘著氣,雙腿不停地擺動,何皓剛收 鬼界,沒剩幾分力氣,只能搖搖晃晃走向黃曉璐 。   但是來不及!黃曉璐像是困在急濤之中無助 的旅人──糖汁碰到了她的腳底!   糖汁裡頭噁心地蠕動著,冒出一名糖人,他 竟然在笑!高舉鐮刀朝黃曉璐的脖子,乾脆一揮 !   黃曉璐腳底被固定住,只能伸手抵擋。啪嚓 !她愣愣回頭,鐮刀揮砍到她的手腕之上,卻一 吋都不得向前。黃曉璐朝手腕上一看,是何皓在 車站給她的那串手鍊!手鍊碎裂開來,黃曉璐趁 著糖人僵直不動想要拔出雙腿,可卻被牢牢定在 原處。   她滿頭大汗,眼角瞥見鐮刀再次揮下!閉上 眼睛使勁,鏗鏘!黃曉璐睜眼,這次是何皓的刀 ,只有刀。   只見刀鋒一轉,敲裂黃曉璐腿上凝結的糖。 「快走!」何皓在不遠處流著冷汗,喘吁吁地說 ;黃曉璐抬起腳,用力朝糖人肚腹一踹,沒有關 心自己的動作造成多少效果,和飛舞在半空中的 刀往何皓的方向跑。   糖人往後倒去,黃曉璐到了何皓身旁。何皓 握住刀說:「繼續,目標一樣,只是要更快!」 他又拿出一顆藥吃了下去,朝黃曉璐擺手;黃曉 璐牙一咬,沒有問何皓跟不跟得上,拚盡全力朝 前奔馳。   何皓看了一眼糖人,眉頭深鎖,那頭糖人在 吸收方才融化的那些糖汁。他拍拍刀柄,吸了口 氣跟上黃曉璐:「岳,附點魂在他身上……」刀 尖一縷微光透出,朝著那名倒在地面的糖人而去 。   黃曉璐有些累了,在泥巴裡速度固然快,然 而也相當耗費體力。她強撐著速度不敢放慢,聽 見後頭何皓的腳步聲讓她安心。過了會,「緩一 些,黃曉璐。」何皓低聲叮嚀。   黃曉璐聽從何皓的話,放緩速度,急促的呼 吸讓她難以開口說話。何皓跑至黃曉璐身旁道: 「他離得還很遠,保存一些體力,等等還要上去 。」   黃曉璐只是照著印象跑,卻沒想跑了多遠, 注意了下才發覺來到市區附近。她抬手朝何皓舉 掌,示意何皓讓自己調整呼吸,等到可以說話後 問:「我們要從哪裡上去?」她四處張望,雖然 跟現實的景象一模一樣,卻沒有半個人影,彷彿 死城。   何皓不加思索回答:「車站。」他遞了條手 帕讓黃曉璐擦去汗水,「人潮多的地方陽氣更重 。」   黃曉璐沒有拒絕接過手帕,她的確需要擦去 那些滴入眼瞼的汗水。「那快到了。」她回頭看 了一眼,依舊提心吊膽,又想到梅子幾人,不禁 擔憂起來:「梅子姐他們不會有問題吧?」   「和尚和張晨不用擔心,梅子姐也是……」 何皓換了口氣,讓黃曉璐加快速度,「就算梅子 姐有危險,會有人去救她。」   黃曉璐身體前傾,抹掉黏膩汗水的乾爽讓她 感覺很好,「什麼人?」她不解地問。   何皓眼神柔和起來,像是想起什麼懷念的事 ,「一個犯賤的人。」他不再說話,跟在黃曉璐 後頭。   黃曉璐還真沒見過何皓這種表情。不過既然 何皓都說沒事了,那就不會有事了吧。她莫名地 想到自己還沒看過何皓笑,同系三年卻沒見過何 皓笑。   那何皓笑了會是什麼樣子呢?   黃曉璐搖搖頭,朝著車站的方向又加快了速 度,現在先找到線索才是重中之重。   幾個轉彎之後,何皓和黃曉璐到了車站,平 常人潮壅塞的地方跟泥巴裡其他所在一般,空蕩 蕩的,有股冰冷的抑鬱感。何皓手裡還握著刀, 「你先上去,上去之後把裝扮脫下來,我會跟在 你後面。」他四處張望,繃緊神經。   放出去的那縷魂不見了?   何皓集中思緒,想要找到消失的那縷魂魄, 即便沒找回來,在他們回陽界以前也得注意周遭 情形。他鼻尖滲出汗,此地的空氣像是在塵霾之 中,變得霧濛濛的,讓他的心情壓抑許多。   一聲倒地的悶響讓何皓回過頭──黃曉璐雙 手摀著腹部,臉色是怪異的綠,像是某種藻類帶 點濕滑卻暗沉。黃曉璐張著嘴,卻沒發出任何聲 音,她的脖子鼓起一塊球狀,大小像是……糖? 那物體在黃曉璐的喉嚨裡不時滾動,卻沒辦法來 到口腔。   因為脖子的鼓起上方,有一圈勒痕。   何皓蹲下身來,直視勒痕,他的指節甚至因 為過度用力而發出格格的怪聲。那是那個研究生 造成的勒痕!怎麼可能還會出現!   何皓咬牙,沒有空閒再去尋找放出去的魂魄 ,也無法去思考到底發生什麼。他將火燄覆蓋在 自己的手掌,朝黃曉璐的脖頸伸去,沉聲說:「 黃曉璐,不要多想,聽我的。」他將手放在那怪 異的凸起之上。   黃曉璐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正當她閉上眼開 始想像陽界時,胃裡一陣絞痛,接著從食道傳來 的刺痛與灼熱讓她想叫出聲,可卻面臨令她惶恐 的窒息感,短短一個月內她就經歷溺水般的無助 整整三次。她的腦海只剩下一片空白,只能摸著 自己的腹部。她只聽見何皓微弱的話語聲,卻沒 有力氣去回應。   何皓的手在發抖。   他沒有信心控制火燄在一瞬間把黃曉璐喉嚨 裡的異物燒乾淨卻不傷害到黃曉璐的身體,連他 精氣神最完美的時候都作不到,更不要說現在!   可黃曉璐的眼神逐漸失焦,從嘴角流出白沫 ,她很接近死亡,甚至比在陰界待了十二個小時 之後還接近,只是不知道生死簿上有沒有紀錄她 會那麼早死去。   何皓知道生死簿沒有那麼神奇,除非入了陰 界的鬼,不然根本不會在上面顯名。他也不想讓 鬼少爺的簿子裡多了黃曉璐的名字,可他真的止 不住手掌的顫抖。「哈……哈……哈……」何皓 喘著氣,看著黃曉璐渾濁起來的雙眼,他感覺自 己在下陷……有手在推他!有手!有手!有手!   「小鬼!」岳喊了很多聲,這次甚至破了音 ,終於讓何皓聽見。   何皓背部被汗打濕,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沒 有起伏。他閉上眼睛,聽見岳的話,給他這株幾 近凋零的雜草一絲生機:「引你在她體內注的命 火!快點!」   何皓再度張眼,黃曉璐的氣息只剩一絲。他 放下刀,一手在黃曉璐胸口,一手在黃曉璐喉嚨 ,他輕聲呢喃,聲音卻不像自己:「燃。」   從黃曉璐心臟處悄聲無息地閃過一絲火光, 剎那間裂解成無數個光點,往黃曉璐的全身而去 ,尤其脖頸更是分去許多。凸起凹陷下去,留下 一些紅腫,同時勒痕鬆了開來。   何皓的頭很沉,像是灌了鉛。他暈眩著扳開 黃曉璐的嘴,像在研究生宿舍前一樣灌進空氣。 黃曉璐呼吸正常了些,何皓直起背、低著頭、垂 著眼,看自己的雙手。   何皓知道怎麼把命火注給他人,也知道如何 引命火,但不是方才那樣。僅僅一絲命火就分散 到全身?何皓不知道自己怎麼做到的,只能告訴 自己是場巧合。   他將雙手垂落,仰首看著天空,或者說上頭 的陽界,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吭一聲地失去意識 。   刀重新成了一團金光,在何皓與黃曉璐兩人 身旁守護。   鞋底沾黏地面的腳步聲答答地響,岳成的火 燄望了過去。   「太極殿祕法……」是老墨的聲音。   老墨拖著雙腳走近,他剛處理完那頭吸收其 餘同袍的糖人,花上不少時間。本沒打算要現身 ,卻察覺異狀。他看著岳緩緩開口:「就名太極 。」   岳瞄向何皓的雙手,剛才的動作,不就像兩 隻游魚嗎?「是。」他回答。   老墨冷冷問道:「皓小子從哪學的?」   「也許是巧合。」岳的聲音很飄渺,無影無 蹤,他只希望是個巧合。   「你也不知道……」老墨剝下墨鏡,看向何 皓,「別告訴他。」   岳反對,他認為何皓有知道的權利,「應該 告訴他,小鬼不該被蒙在鼓裡!」   老墨瞪視岳喝道:「他們在玩弄這小子!他 連太極殿是什麼都不知道!你說要告訴他!告訴 他什麼!跟他說嘿,小子,有人從你出生開始就 在搞你?然後皓小子還要笑嘻嘻地過活?」   「閻王肯定知道這件事!小鬼知道以後可以 問得更清楚!」岳脾氣上來,吼了回去。   老墨無力地哼笑,「閻王知道但是沒有告訴 皓小子,你覺得現在會說嗎?當初都肯放一個七 八歲的孩子獨自一個到陽界裡的那個閻王?」他 呸了一聲口水,惡狠狠道:「別他媽給我開玩笑 !」   岳知道機率很小,可他還是想說:「那是因 為小鬼沒法在陰界待下去!你知道原因!」   老墨捏碎了手掌裡的墨鏡,扔在地板上,幽 幽說道:「小子的外號,賣鬼翁,老子幫他取的 ,你記得為什麼嗎?」   金光顫動了一下,沉默許久氣餒地說:「我 答應你就是……我答應你。」岳選擇妥協。   老墨踏了一步,踩在碎裂的墨鏡上,墨色地 鏡片濺了滿地。他還是要提醒岳。平時賊兮兮的 老墨彷彿卡了根刺,聲音沙啞道:「他當初進店 裡的第一句話,別告訴我你忘了!」   他閉上眼,露出笑容,只是那笑比良藥還苦 :「皓小子看著我說……」他想起當初,那小子 身材還沒這樣高大,眼神比現在更冷,語氣比現 在更冰。   那是一個還顯稚嫩的孩子,卻站在老墨面前 說:「能把我自己賣了嗎?」 --------------------- 赤崁樓的糖老伯(16)──守安平,平安手   在何皓昏迷之後,不視單獨一人抵達安平, 跟何皓兩人一樣,他還沒離開泥巴。他手裡那三 分之一的紙片在海灘上恰恰成了燈塔,吸引後頭 如迷航船隻的糖人們。   不視踏入海水之中,在浪潮之前轉過身,面 對喪屍般的糖人大軍,卻是嘆了口氣。還是引得 不夠多啊。   不視雖不是首次下須彌山,但在山上的日子 還是讓他缺少一些世故,否則也不會被老伯陰了 一把。他看了眼紙片,心裡又是一聲哎呀。本以 為是激戰之下老伯為逃跑而沒注意落下的,怎知 裡頭暗藏玄機──那半張紙就是糖做的。   不視手掌佛光一振,將紙片燒成灰燼。若不 是張晨提醒,他說不定背後被砍了幾鐮刀才會察 覺。他抬首,佛道兩家自古以來各自蓬勃發展, 均有自己的道理在,雖說信仰如何看個人,但跟 張晨三次交鋒就輸了三次?   哎呀。   這次師傅他老人家總不會把自己的光頭當木 魚了吧?不視又是搖頭,雙手合十,「阿彌陀佛 ……小僧想說點佛法了。」他一甩袈裟,浸了水 的袈裟重了些,接著盤腿直接在沖上岸的海水之 中坐了下來,雙唇輕啟,口中喃喃,不去在意那 些踏上海灘見獵心喜的糖人們。   說法?說給糖人聽?那豈不是對牛彈琴?   可少年和尚嘴裡喃喃不停,不說點石成金, 他想感化身前糖人。不視雙掌合得密,沒有半分 空隙,嘴裡仍然唸唸不止;糖人們沒有絲毫畏懼 ,他們思考單純,順著腳下糖網朝看似放棄抵抗 的不視奔去,打上岸的海水不僅沒有讓糖人們退 後,更讓他們暴躁起來。   在海灘邊緣的不視彷彿糖人們最痛恨的敵人 ,讓糖人們邊跑邊叫罵:「狗!狗!狗!殺了那 些狗!」他們從左而右,包圍起不視,前仆後繼 地往前擠去。   終於到了不視跟前,糖人們搬出嗜血的詭笑 ,他們的神智還在成長!看著面無表情的少年和 尚,一個個大聲吼叫,舉起手中鐮刀利器,像砍 牧草一樣使力一揮!   鐮刀刀鋒的森然刺痛了不視的肌膚,甚至泛 起疙瘩,他沒有皺眉,表情依舊平靜莊嚴,唇中 話語就像迴圈,永遠不會有個完結;糖人們大概 是想到了那顆光得發亮的項上人頭滾進海水裡頭 ,讓這小塊地方成了紅色染缸,眼裡盡是快意。 他們倒想要聽聽這少年和尚說了那麼久的法究竟 有多麼高深,一個個豎起耳朵。   忘?問?翁?甕?   聽不清楚啊,罷了,無所謂,反正等等都死 人一個。刀鋒觸及不視的肌膚,幾要陷入他的肌 理,後頸白嫩的肌膚被劃開一條線,緩緩裂開的 傷口像一張抹了口紅的大嘴,吐著泡,垂涎著鮮 紅色的口水,等待稍後血腥的大笑。   不視沒有喊袈裟護身,他只是露出笑容,然 後睜眼。   和尚這次講佛法不打架,不做修羅還是和尚 。他看向糖人們,糖人們也看向他的眼珠,卻看 不懂那兩顆眼珠是什麼東西。   不視自然會告訴糖人,他眼裡不是三千世界 ,左右眼各一個字──一個卍、一個卍。   他身體竟是從海中上浮,鐮刀如林直直砍在 袈裟上,陷在袈裟裡頭。不視面目慈祥,一手成 掌、一手拈蓮花。他輕聲開口,那一字卻迴盪在 海灘之上久久不息,餘音不繞樑,只在此地說法 。   那一字是什麼字?不是六字真言,不是心經 經文,那當然是一聲也只能是一聲──「萬。」   不視眼珠兩字轉動,卍指四方,為糖人開佛 法大道;卍講安穩,盼糖人心中安和;卍與卍包 羅萬象,曰萬福吉祥。   少年和尚平生所願,簡簡單單卻又難上加難 ,他啊,只求世人平安吉祥。   西方有光,金燦燦地從海上來,他想自己大 概近了樟叔一些,的確都一樣。他又是輕聲開口 :「萬。」身前多了一個缽,一樣漂浮著。不是 化緣,他要接苦接難,就如修自己的嗔,都肯往 身上加,那講佛法就在加一點罷。   他微笑著從左看到右,由近望到遠,心中暗 道阿彌陀佛,低頭致意:「放下屠刀。」   糖人們看往海上金光,糖人也流淚,他們哭 著解脫,卻不曉得自己該不該放下手上鐮刀。   不視回頭望,金光之後是船,船上人拿著火 槍指著岸。不視喃喃:「此為紅塵,你們的紅塵 眷戀。」他手掌成瓢空撈,卻撈起那艘船,放入 自己的缽,回頭微笑:「海上不再有槍。」他將 缽朝前推了推,又一次柔聲道:「海上不會有槍 。」   糖人如潮跪地,他們扔去自己的鐮刀,在地 面之上卻消失不見,全進了不視的缽。少年和尚 大笑幾聲,他身上業障層層疊疊,比常人不曉得 重了多少,可他開懷大笑!   他看著跪下的糖人們,自己其實挺會說法的 ?身後金光更盛,接引西方極樂。不視最後緩緩 闔上眼皮:「立地成佛。」送糖人們一路好走。   糖人們受到禪音吸引,融化在地,體內陰氣 被金光淨化,他們飛往海上齊聲道謝:「人間有 活佛。」他們的聲音飄散,海上金光收束成線, 在藍天書寫。不論從何處來,不論往何處去;從 這頭看是卍,從另一邊看是卍,都是四方,那便 走吧。   走吧!走吧!不視落地行走,地獄本就在人 間,那修佛便渡世間。他摸了摸自己的光頭,邊 走邊笑:「幸好是個和尚。」他往古堡走去,那 裡還有法可說。   海的聲音不一定總是哭,至少安平這片海聽 過小和尚的佛偈,一個可親可愛的哎呀和尚。 *   不視腳步很輕,走到古堡前,他看著這座修 補數次的堡壘,紅色磚瓦上的陳舊痕跡像是人臉 上的皺紋,階梯上不知留下了多少腳印,這座城 是這座島的記憶,在許多年以後或許依然會屹立 在此。   不視為城報了佛唱,接著手掌面地,「唵。 」此次真言傳訊而去,說了一件事:「人頭掛在 熱蘭遮城。」他佛法精進,感應更勝以往,即使 氣息藏得隱密,在失去一群糖人陰氣之後想必老 伯也不好受,更是露出些許破綻。   不視踏步向前,泥巴裡不用買門票,他在門 口停下,一扯袈裟,將袈裟往地面一放。一件小 小袈裟卻在地上擴張開來,蔓延了整座城池,接 著看向不遠處的木桿,上頭沒有掛旗,倒懸著一 顆頭凸著眼睛看著他──那是老伯的頭,卻不是 真的,陰氣凝聚而成的假頭,在此地守著木桿。   不視站在袈裟上,袈裟上的縫線金亮亮地閃 ,像是黃昏海面的粼粼波光,此時還沒到午後, 卻是夕照安平。不視與那怪頭對視著都是小心不 動,甫一碰面就開始算盡心機。   怪頭要保木桿安全,此桿是老伯藏於安平的 冤念,支撐老伯的強烈意念;不視則是無法攤上 這怪頭的業障了,他方才看似輕鬆,其實消耗不 小,可斷不了木桿,斷開木桿與老伯之間的連繫 倚靠袈裟之力還是沒什麼大問題。   只要老伯不現身此地,那不視只需對陣怪頭 還有那在暗處蓄勢待發的八根人頭竹竿。但不視 被老伯狡猾的手段玩了好幾次,這次可不會這麼 容易中招。   兩人彷若身處棋局,皆是靜默不語。不視不 等抓子搶了先手,雙掌分開,第一手不是天元, 不過一顆石頭,真言石現!   「唵!」真言石鎮於不視腳下,加持袈裟之 力。不視接下一聲:「起!」滿布安平古堡的袈 裟邊緣倏地朝上而竄,將安平古堡打包得密不透 風。不視有真言石的佛光所助,在無光之地仍看 得一清二楚。   怪頭張嘴尖嘯,八根人頭竹竿現於空中,也 是不甘示弱,朝不視一根接一根如槍直搗黃龍。 不視這次沒袈裟防護,可對方也在明處,他感應 收縮了範圍,只要還感覺得到怪頭就行。   東南西北,天圓地方,八根竹竿也成竹林。 不視側身穿梭竹林之中,他見著那八顆人頭,有 了真言石的佛光相助,看得出紅髮飄飄!不視心 如止水,現在可沒法再次傳訊。他想渡了這八根 竹竿上的人頭,可那怪頭像個鐘擺在木桿上開始 搖晃,時不時還滴點唾液,讓他不敢妄動。   八根竹竿相互牽引,氣機一致,行動更是流 暢。往往不視才避開一根又是另一道。他不想身 化修羅,不單單是擔心直接打得這些鬼魂魂飛魄 散,更是擔心自己神志不清袈裟不能繼續封住此 地。   一個轉身,不視眼角瞥見古堡的瞭望台,有 了計較。真言再出:「呢!」   呢字謂忍辱,可得負重。不視四肢各擋一竿 ,嘴巴咬了一竿,身上更是硬扛三竿!他體內佛 力一動,從全身百骸而出,震飛根根竹竿,讓那 些瘋癲頭顱每個開口就是一陣不清不楚的荷語亂 罵!   不視身影倏忽即逝,眨眼之間來到瞭望台之 旁。他腳底一轉一踏,收了回來,身形挺直吐了 口氣,雙手則是一合,閉口等待,守株待兔!   那八根竹竿重整陣形,排成一列,竹竿點地 ,巨幅地彎曲著蓄力,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連續八聲脆響張揚宣告他們的攻擊, 動如閃電!   不視輕唱:「阿彌陀佛。」渡鬼先制鬼,八 顆人頭是荷蘭人,何人專治這些紅毛?不視身後 雕像如同怒目金剛,重重一聲:「喝──!」   鄭氏!   正是!鄭成功!   那八個竹竿人頭不識鄭成功,卻感受到一股 徹心的畏懼。可他們破空而來,哪裡願意退縮半 步!空氣彷彿一張草紙被撕裂,八根竹竿尖端相 抵一處,成了個鑽頭急速轉動著,義無反顧嚎叫 而來!   鄭成功像的右手手掌僵硬地移動,伴著不視 唵字出口不成章,只成拳!不視分掌化拳,受雕 像之力加持的拳頭不偏不倚地抵在鑽尖!   火花,誰能想到拳頭上噴濺著火花?不視指 節皮肉如同土屑,隨意四濺,濺了滿地血花。鑽 尖仍在朝前,上頭力量雖遭壓制仍然不可小覷, 要絞碎不視手上已現的白骨!   不視長氣還足,沉聲低喝:「呢!」忍字訣 再出!佛光大盛,金剛且不壞!八根竹竿的巨力 緩緩消逝,慘白的八張臉上露出慌張。不視另一 手可沒閒著,一招一抬,又是個缽。   他聚全身之力於拳,破去竹竿之陣,趁著氣 機一亂嗔怒道:「何不放下!」佛偈是教導,喊 八顆人頭緩緩張眼!「何不放下?」不視話語放 軟,佛偈是憐惜,讓八顆人頭潸然淚下!   不視收拳,單手成掌,一手持缽,佛偈最後 是看破──「都已放下。」不視還是那個愛哭鬼 和尚。   啪嚓──!後頭那座鄭成功像手臂碎裂落地 ,竹竿跟著落地,即使這島不是根,但也歸於安 寧。不視缽中又多了八根竹竿,業障又重了些, 誰讓這小小和尚見不得別人不好。   可事情還沒完,不視得等等再繼續哭。那怪 頭不知何時從木桿上消失,藏於鑽頭後方,張開 血盆大口露出黃牙往不視咬了過來;不視剛才那 一招手可不就是等這一刻?   真言石早從原處消失,從天而降!「唵!」 不視手掌一翻一壓,真言石壓著頭顱碰地一聲撞 裂了地面,讓怪頭陷在地面袈裟裡露出半顆頭, 只能呀呀鬼叫。   不視走近那根木桿,木桿失去了怪頭控制變 得安安靜靜,看上去就像是平常人家晾曬衣物的 木棍。不視卻是小心翼翼,俗話說久病也成醫, 他小和尚犯了這麼多次蠢,總該上點課。   果不其然,不視走近沒多久,地面冤氣陰氣 混合成鬼手,像是海下水草搖曳不生姿,只講生 人勿近!   不視退了出去,他接連超渡眾鬼,實在無力 再戰。現在沒了其餘干擾,他可以安心擋著這個 木桿。挑了個好位置,大概是想起身之後看海, 少年和尚一句老話:「須彌山上來,便見有情世 間。」他融於紅塵,也許睜眼就是清晨。   他與袈裟成了一體,將這處地方看管得嚴格 ,一隻蚊蠅都進出不能。他笑著拍了拍身上灰塵 ,自言自語:「何處惹塵埃?」   心空自然不惹塵埃。   但他偏要在人間,惹一身塵埃。 --------------------- 兩章~這裡說明一下,卍字分左旋、右旋,在佛 教和印度教裡都有各自不同的意義。不視的兩眼 分別是不同的卍字,代表身內與身外,不過ptt 顯示不出來,會跑亂碼,就都改成一樣的,網頁 裡的是原文。 當初在想何皓第一次到酒吧說的話是什麼的時候 ,就有一種啊,就是這一句的感覺。竟然寫得有 些難過= =總之這角色真的很棒,為他心疼一下 唄。 如果還沒幫我按追蹤的快去按~ 如果我有胸部就X出了(?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53025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245.65.13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41586787.A.84E.html
1Fhhhsu: 推 11/07 18:46
2Fbowwow25: 推 11/07 19:10
3Ftime2136: 推推 11/07 19:15
4FND19219982: 推 11/07 19:37
5Fbobo41130: 推 11/07 20:09
6Fvian3254: 已追蹤!期待後續!! 11/07 20:12
7Fliu5875: 推 11/07 20:12
8Fmissfree: 推推推推 11/07 20:21
9Fas605224: 問一下有看到亂碼嗎?不確定是不是ptt讀不出字 11/07 20:28
10Fyaokut: 好看! 11/07 22:05
11Fyaokut: 手機版本沒有亂碼哦! 11/07 22:06
謝謝你
12Foceann: 推 好看 11/07 22:29
13Fffalex0312: 推 11/07 22:45
14Fwu17: 不視這章節寫的超精彩,一氣呵成,看的欲罷不能XD 11/07 22:51
不視表演完後面還有別人啊哈哈
15Fjasonfju: 推 11/07 22:59
16Fjasonfju: 有亂碼(手機) 11/07 23:00
好的感謝 ※ 編輯: as605224 (223.137.205.205), 11/07/2018 23:37:53 ※ 編輯: as605224 (223.137.205.205), 11/07/2018 23:48:13
17Fmiriam0925: 推推好看 11/08 00:13
18Fdeedeedee: 推推,昨天已追 11/08 01:56
19Ffu410419: 推 11/08 08:00
20FZambro: 寫得真好,全無冷場! 11/08 08:47
21FLyhmgk: 推 11/08 11:08
22Fjane1020: 推推~~ 11/08 13:22
23Fsunin2: 推 11/09 23:16
24Frabbit0531: 「海上不會有槍」 11/11 13:27
看更多 as605224 的文章,或回到 marvel 看板

[創作] 賣鬼翁1-15、16  ⋅  有 0 則留言。

熱門看板

八卦板 政黑板 英雄聯盟 動漫板 表特板(beauty) 陸劇板 台灣籃球 股票板 韓星板 台灣軍武板 中國綜藝板 韓流板 韓國綜藝板 NBA

最新留言

[揪團] 桃園生活Line群組 olivia(匿名) : Line ID:lan12261
[新聞] 吃定加拿大 中國大使嗆若禁華為5G「小心後果」 台畜脑子里全是屎?(匿名) : 台巴子是不是都是智障啊? 这叫柿子捡软的捏?G7的加拿大都是软柿子,那你们是啥?MD一岛的智障!
[懷孕] 楊梅、埔心新手媽媽line團 快瘋掉媽咪(匿名) : 不好意思,想加入,不知等怎麼寄站內信,謝謝
[問卦] 震撼!!永動機真實存在 我是中國人(匿名) : 我視情況而分析判斷是該公佈的時候 ~ 且免費授權永動機給全世界公民免費使用 把腳踏車的齒輪及鏈條拆下 把
[問卦] 震撼!!永動機真實存在 我是中國人(匿名) : 我視情況而分析判斷是該公佈的時候 ~ 且免費授權永動機給全世界公民免費使用 把腳踏車的齒輪及鏈條拆下 把
[討論]到男友家拜年,適合送什麼年節禮盒? leechin97101(匿名) : 喜歡喝茶也可以考慮送茶葉,廖鄉長紅茶故事館的紅玉跟花茶都不錯
[請益] 彰化市韓國食品進口商 銀子邱(匿名) : 找尋 牛蒡素食肉乾批發商 有哪位朋友知道的請告知謝謝
[新聞] 美軍:中國軍事技術漸領先全球 武統台灣 轩辕小飞(匿名) : 目前世界第一不第一的,没人在乎。未来是就行,现在还是先把人民的生活和科技实力提升起来。不然武器再强也不是强国,比如俄罗斯
Re: [新聞] 台灣成美國車前卒柯:手上扁鑽還得自費 轩辕小飞(匿名) : 我是大陆人。我就问问为了朝鲜都和美国开战的国家,会为了自己的国土怕美国? 退一万步,就算台湾独立了,你是把台湾岛漂走还
[新聞]彭斯警告中國:美國坐視不管的日子已經結束 杨朋飞(匿名) : 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一帮弯弯残叫好。我真是要笑死了,大陆的经济掉一两个点,我们也就是感觉工资涨慢一些。你们呢?
[新聞]彭斯警告中國:美國坐視不管的日子已經結束 杨朋飞(匿名) : 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一帮弯弯残叫好。我真是要笑死了,大陆的经济掉一两个点,我们也就是感觉工资涨慢一些。你们呢?
[新聞]彭斯警告中國:美國坐視不管的日子已經結束 杨朋飞(匿名) : 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一帮弯弯残叫好。我真是要笑死了,大陆的经济掉一两个点,我们也就是感觉工资涨慢一些。你们呢?
[新聞]彭斯警告中國:美國坐視不管的日子已經結束 杨朋飞(匿名) : 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一帮弯弯残叫好。我真是要笑死了,大陆的经济掉一两个点,我们也就是感觉工资涨慢一些。你们呢?
[食記][新市] 禾宴嫩骨飯(新市店) DD(匿名) : 店員服務態度超差,店員電話訂外送的口氣讓人超火大。